足球說故事

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

【體路專欄】那天,他目送自己好兄弟的背影漸行漸遠,逐漸地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他說,他捨不得他離開。可是他已無法改變事實,只能默默地祝福好兄弟在那邊取得成功。 別人說葛斯走了,蜜蜂兵團可要慘了。但他說:「不要緊,還有我和利雲度一起撐著。」 他不是逞強,他只希望這裡的人不要再為葛斯的離去而悲傷。為了失去的而悲...


襯衣、領呔、皮鞋與足球

【體路專欄】校鐘響起,趕快收拾書包,與同學鬥快跑到附近的球場,霸地。到場,把背上千斤重的石頭狠狠地、隨意地、不在乎地擲到龍門後方。然後鬆開領呔,捲起衣袖,連鞋也不換,索性皮鞋當波BOOT,衝到中圈開波。 (more…)...


恩師與父親

C朗十八歲隻身從葡萄牙來到英國曼徹斯特,披上了前主人碧咸留下來的七號球衣,在一片紅海裡獻技。 所謂「千里馬易得,伯樂卻難求」。C朗是否千里馬當時無人皆知,但面前這位已帶領曼聯超過二十載的老人家肯定是個伯樂。要是他認定了一個人,他便會無條件地、義不容辭地給予他最好。 (more…)...


畢竟難得有過最佳好友

足球員生涯流流長,總會遇上幾個同你特別好感情的戰友。 你不會明白為什麼會跟他們如此感情深厚。因為性格相似?因為趣味相投?定還是大家惺惺相惜?你從不知曉,但硬是與他們產生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令大家得以像糖痴糖般形影不離,不論在埸內還是場外,情同手足。大概這種虛無的感覺叫做「投契」。 (more&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