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格遜

恩師與父親

C朗十八歲隻身從葡萄牙來到英國曼徹斯特,披上了前主人碧咸留下來的七號球衣,在一片紅海裡獻技。 所謂「千里馬易得,伯樂卻難求」。C朗是否千里馬當時無人皆知,但面前這位已帶領曼聯超過二十載的老人家肯定是個伯樂。要是他認定了一個人,他便會無條件地、義不容辭地給予他最好。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