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後

孭著三個腎跑全馬

【讀者投稿】陳國明起步後就一直跑上坡,初段較平緩,跑至昂船洲大橋入口,很陡,捱了一公里,接近橋面最高處的水站,看看腕錶,差不多八點,陳國明停下來,從運動腰袋拿出抗排斥藥丸,吞下三顆,灌點水,又繼續向青衣南灣隧道跑過去,要趕及在時限內完成 2014 年渣打全馬賽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