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o_00

【體路專欄】小女子為越野跑初犢之虎,膽粗粗的不試路,甚或未看過路缐圖就去報名參賽,別人總覺得奇怪,我如此衝動任性的行為,然而誰不會在一生中,作點愚昧儍勁的事?就是踏進未知未來的怦然心跳、毅然冒險的旅程,令我們有活著的証據、心動的條件。

上兩個星期天,我參加了兩個對我而言,比較艱苦的越野賽,例如徒手爬石、游繩穿林、不停步地走上香港第二最高的鳳凰山、越過白芒、大東和二東山,共爬升1922米,下降2032米。從少畏高的我,一邊在崖邊上山,一邊因為恐懼而腳軟,内心問自己怕什麼啊?內心的小聲音答我說:「怕跌下山啊!」我說:「那麼多人也不會跌,你跌什麼啊?」她說:「誰能説得準啊?」

原來畏高有分兩種,一是生理畏高,即在高山或崖邊呼吸困難、眩暈或覺得生命受到威脅;而怕高處的人或事物(比如追求更高更好的東西/人脈),看到比自己強的人或事物,而自卑退缩,也就是心理上的畏高。

與其被無盡的恐懼蠶食自己,不如坦然面對和處理,別人說要持續逗留在足以引起恐怖情緒的高處三十分鐘,並且有規律地不斷地做,直至恐懼的感覺完全消失為止。

Soso_01

我想挑戰自己的恐懼,撐住行山杖,慢慢轉身在鳳凰山的石級向下望⋯⋯啊!那海天一色的美景啊!一生人一定要上一次的山林。綿延的山脈,一個又一個的,叠在雲海之間。感慨自己曾幾何時,走過毅行一百公里,為何自己從來沒有停下來遠眺風景,就是因為怕連累別人,回頭一想,實在不知所以然呢!

在比賽的路上遇到許多不同的人,許多時候也是看著別人的背而跑,全程也只會看見他們的背面,然後一起到達了終點,我們也終於能夠面對面談話,細說比賽時遇上的種種狀態。

在人生路上,有許多我們或許只會碰到一次的人,而且永遠也不會再相遇。所以千萬不要錯過這唯一的機會,對不同跑友微笑相助啊!

Soso_0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