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7-02RMAC-Amsterdam-Jason

【體路專欄】荷蘭約四分之一的國土在海平面以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低地國,城裡河網密布,有「北方威尼斯」之稱。首都阿姆斯特丹作為歐洲第六大城市圈,亦是荷蘭的經濟和文化中心,它的發展經歷最早可以追溯到12世紀時的漁村。當時人們曾在附近阿姆斯特爾河上建築水壩,稱之為「Amstelredam」,意指「阿姆斯特爾水壩」。13至15世紀因開展東方貿易而成為重要的港口。17世紀的荷蘭進入黃金時代,曾經是稱雄海上的殖民國家之一。

20151027-03RMAC-Amsterdam-Jason

位於起點奧林匹克體育中心附近的體育館,設有一連三日的Marathon Expo,以歐洲IAAF 新晉金牌認可的賽事來說,規模說不上很大,但安排恰當。從入口登記註冊開始,順著指示走便來到各贊助單位的展覽,本屆賽事的冠名贊助是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是一間著名的跨國商業咨詢企業。當然少不了Mizuno、Brooks、Asics、New balance等知名運動品牌,也有不少運動裝備、補充品經銷商和其他歐洲城市的馬拉松推廣攤位。從1975 年起,賽事今年剛好40 周年,馬拉松時限為6 小時,報名費€70。另有半馬和8公里距離選擇,參賽者來自世界各地,共約二萬多名。

20151027-04RMAC-Amsterdam-Jason

比賽當日氣溫只有7 度,陰天下雨,起步時間0930,由於人數太多,熱身之後排隊進場也花了大約20 分鐘,而我身處的blue zone也是被安排在最後一組出發。記得跨過Start line時,精英選手在大會直播的大電視中已跑上7 公里。不過,最快和最慢的也是跑全程,找相應速度的選手一起出發,身旁來來往往也是這數十人,最後還有Runner world sub 5 的Pacing group,當下自我感覺更良好,漫長旅程中,能互相鼓勵的時間也更多。

‘Smile if you are not wearing underwear’ 這句完全顯視出打氣路人的幽默感。此項賽事最大的挑戰是由12到25 公里的Amstel river 來回,進入市郊後雨越下越大,體力極速消耗,每一公里只想盡快看到折回點,同行的跑手亦相繼散落,冒着冷雨前進,一呼一吸白氣白煙。Yes, it’s cold, I know.

根據以往經驗,自己會在27公里左右出現撞牆效應,腦中不斷出現放棄念頭,因為下肢肌肉開始出乳酸,一定要降低速度不能因勉強而受傷。行下去捱下去,到達30公里check point,真正比賽才開始,我不停向自己說話去對抗疲累,胡思亂想究竟一直跑步和參加馬拉松的意義,好不容易,看見sub 5 pacing team 從後上來,最後5 公里,就和他們一起完成,it’s almost done, not now and don’t walk. 一直向前吧!40公里左右,半馬健兒擦身而過,再次令我熱血沸騰,加上臨近終點路旁打氣的市民非常多,氣氛非常熱鬧,確實使人感動和興奮。進入倒數300 米,我更昂首闊步,以當時最佳的狀態衝過終點。一個挑戰完結以後,又是下一個開始的準備。

20151027-05RMAC-Amsterdam-Jason

「你唔細架喇!」這句是我在2015 年為止,親耳聽過最深刻的說話。年輕人的鬥志就好比便利店的打火機,再便宜再差勁,內裏總蘊藏著一團火,只不過呢團火好易亦好快被吹倒,有時遇到少少挫折就放棄,更多是三分鐘熱度之後又提不起勁。最近發現自己跑步過程好像一包煙,無論幾大風,有冇火機,甚至枝煙比人撞跌,只要個「癮」夠大,習慣其實就在一呼一吸之間。有人對我說,追夢都要講資格。幸運地我有足夠的能力和條件,容許我可以繼續跑下去,這份珍惜現有的領悟,是這個旅程的最大禮物。

20151027-01RMAC-Amsterdam-Jason

作者資料:
Jason See
以跑步為目的而旅行的生活實踐者。

[su_box title=”” style=”bubbles” box_color=”#ab1038″]TCS Amsterdam Marathon 荷蘭阿姆斯特丹 18/10/2015[/su_box]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