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a_basketball_FCW_6169_leekayiu_150626

【體路專訊】「場上場外兩個世界,籃球場上每一角落我都捨不得。」征戰19年甲一生涯,36歲南華鐵將李嘉耀終踏入每個籃球員必經的告別階段,明天(30日)甲一聯賽總決賽開戰,倒數職業生涯最後五場比賽(賽事採五場三勝制),李嘉耀在昔日成為球場上最耀眼的配角後,他希望與隊友力戰到最後,以隊長身分力爭第8次染指總冠軍,為他的籃球員生涯劃完美句號。

「我享受當唔顯眼的角色,只要任何時侯球隊需要我,我都一定搏盡。」

南華班霸隊中粒粒皆星,要爭取正選上陣從來不是易事,但良性競爭下,李嘉耀在隊中卻找到他獨有的位置。「我打的4號位,身型唔夠,射波又唔叻,唯有做苦工角色,每一球博盡去幫球隊。」嘉耀能夠在9年的南華生涯中一直擔任重任,包括當打時,一直都是隊中正選常客,「我覺得每人在隊中有個角色,苦工的位一定有球員適合擔任,勤力幫到隊友,又得到隊友信任我,事實亦證明球隊這樣發展是成功。」

scaa_basketball_FCW_6208_leekayiu_150626

穿上與偶像洛文一樣的91號球衣,難免令人聯想起「公牛皇朝」時洛文在隊中實而不華的打法,曾奪1997年NIKE LEAGUE聯賽籃板王的嘉耀,亦受洛文的態度感染,有點這「壞孩子」場上的影子:「球場上他總是搏到盡去搶奪每一球,這種態度是我一直欣賞,同樣我知道自己不是得分材料,每場可能10分唔夠,但我享受當唔顯眼的角色,只要任何時侯球隊需要我,我都一定搏盡。」

scaa_basketball_FCW_6231_leekayiu_150626

中三始接觸籃球,以肥仔細佬身分跟著哥哥落街場打波而與籃球結緣,更為其「籃板王」美譽奠基:「我小六升中一那年已經190磅,肥到落街跟阿哥打波都坐一邊,但沒理由坐街坐2個鐘,之後開始打波,玩玩吓又幾得意,但當時只識執籃板,後來跟阿SIR打籃球才開始正式訓練。」

leekayiu_basketball_2

leekayiu_basketball_5

「以前打30分鐘,而家可能打幾分鐘都開心。」

曾效力青年、永倫、遊協、南華等甲一球隊,其球員生涯亦曾因傷嘗過高低起跌,但他回憶昔日最光輝一仗是在2013年於甲一季後賽四強代表南華對戰永倫,在四強最後一戰中,南華一度由落後10多分至最後一刻反勝3分晉級總決賽,當時最後一球奠勝罰球正是由嘉耀射入。

20130621-basketball03

2013年6月22日,甲一季後賽四強,南華88:85永倫晉級總決賽。

「那場波算是我最難忘的一場比賽,好開心每次比賽緊張關頭隊友都信任我,會將波交比我。以前打30分鐘,而家可能打幾分鐘都開心,初時由正選變成後備好唔習慣,但唔開心時間好短,19年很多比賽都打過,近7年決賽幾乎對手都是永倫,每次我都是負責防守阿Ga(方誠義),不過只要有能力,我都會積極去準備隨時上場,而家比賽拎到1、2分都好開心。」他亦懷念當年與他出生入死的最佳拍檔譚偉洋打波的日子,惟後者敵不過傷患比他更早退役,令嘉耀感到最可惜。

scaa_basketball_FCW_6142_leekayiu_150626

外型四肢發達,旁人看上去家耀總有兇神惡煞之感,但在球場外接受訪問期間,家耀總不時露出招牌笑容,提起接班的年輕球員,更是笑得開懷:「對上幾年,連浩駿還是我的後備,今年我已是坐在後備席上為他替換的一位,好像我初打甲一時,無前輩退下,我都沒有上場機會;現時南華全隊都年輕,我由以往在隊中哥哥的角色轉換成爸爸一樣,今年兼做助教,間中要跟他們傾計,減少隔膜,令他們更融入隊中,我成日都對他們說,我打波時,他們可能仲飲梗奶,但現在球隊百花齊放真的是一件好事,比一班細去打,我仲開心。」

hk_basketball_scaa_winling_150609_7

嘉耀喜見近年南華小將如連浩駿(左2)及梁兆華(右1)等擔起大旗。

leekayiu_basketballFCW_6096_150625

「老兵打不死」,是嘉耀執教的球隊之一Mediator隊員為他起的口號,今年開始執教不同球隊的嘉耀希望將來可到學校任教練,正因為希望以自己「打不死精神」可感染學生:「年青人最差的一環往往是容易放棄,就如我一樣,無論出場機會多少,都不要放棄,應該想盡辦法爭取正選。」他認為就算球員老了不再如人,但只要在12人隊中,每個球員都總有其價值。說罷,嘉耀換上耀眼的91號球衣,束束衫尾,雀躍的走向籃底奮戰的一幕彷佛又回帶重現。

scaa_basketball_FCW_6129_leekayiu_150626

2015年香港籃球聯賽甲一男子組季後賽資料:
日期:2015年6月30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7時 福建 VS 飛鷹 (季軍戰)
晚上8時40分 南華 VS 永倫 (總決賽冠軍戰)
地點:伊利沙伯體育館
門票發售資訊:http://bit.ly/1eRj8fK

圖、文:徐飛(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