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香港地體育從來只是興趣班,或是履歷表的勳章,唯一擁有職業聯賽的足球亦不例外。可幸,港將梁冠聰和梁諾恆遇上了開通家長,不論減肥、踢波,「細佬」從小便跟上哥哥舖好的道路,更因緣際會孤身踏上英國的征途。今天同樣司職後防的兩兄弟初披港隊戰衣,更盼有天兩兄弟能同場為港隊馳騁,達成「生於香港,代表香港是每個人的夢想」。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284

梁冠聰(左)與梁諾恆

「我知道很多人會覺得自己細佬、阿妹好煩,但我覺得照顧細佬是我的責任。」—梁冠聰

效力港超球隊YFC澳滌的這對「梁氏兄弟」,22歲的梁冠聰和20歲的梁諾恆早被視為港隊明日之星,兩位同樣司職後防,由細到大在足球場上均是「拍住上」。基於爸爸的薰陶,足球的種子更從小便在兩兄弟的心萌芽,昔日兒時的足球夢,更在家中發起:「自小父母怕我們學壞不讓我們到街場踢波,但我們會把足球比賽帶回家,在家裡進行一打一比賽,更自己設計黃牌和紅牌,試過打爛家裡的觀音,又試過誤將哥哥推向玻璃,整崩了哥哥的牙。」梁諾恆笑說哥哥總是處處維護他,包括當天崩掉了的那隻牙。

rioleung_jackyleug_150214-2

由細到大均以身體力行為「細佬」鋪好將來的路,即使被百厭細佬弄傷,「阿聰」總事事把「細佬」掛在嘴邊,由小時去街、打機,至踢波、健身,甚至帶著「細佬」與朋友出街,「阿聰」也從沒有把他看成負累:「我知道很多人會覺得自己細佬、阿妹好煩,但我覺得照顧細佬是我的責任,媽媽從小強調不可以到街場踢波,避免學壞。可能受媽媽影響,我認為作為哥哥一定要保護他,不可以讓他學壞。」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160

梁冠聰比梁諾恆年長兩年,「細佬」從小便彷彿跟隨哥哥的步伐,包括走上職業足球的那段路:「每次都是哥哥踏出第一步,他進區隊,然後我進區隊;他進港隊,接著我又進港隊;他減肥,我亦減肥,我的路永遠比他容易。」諾恆笑說有想過若沒有哥哥自己會變得怎麼樣,他說大抵只會是不踢足球的一個普通人,「阿聰」在旁笑說:「他會是宅男吧!」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113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105

「屯門兩個肥仔成日打茅波!」

訪問期間哥哥「阿聰」回答問題時總先為「細佬」開路,讓鏡頭前較沉靜的「細佬」慢慢放下害羞包袱,包括談及他們身材健碩的背後,9歲時曾是160磅「大肥仔」之謎時,二人笑得合不攏口。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179

「當時9歲已差不多有160至170磅左右,真的好肥好肥,肥到幾乎行路都成問題。不過細個踢青苗比賽時其實佔盡甜頭,面對較瘦的同伴時,很容易便撞開他們,對手經常抱怨:『屯門兩個肥仔成日打茅波!』,其實只是我們身型比較『大隻』而已,哈哈!」「細佬」更「大隻」得在互射十二碼階段可客串門將:「因為當時的龍門好細,只要瞓低,成身已足以擋住整個龍門。」

rioleung_jackyleug_150214-7

隨著年紀漸長,肥胖的身型由優勢變成負累,兩兄弟開始發覺在球場上總是比人遲鈍。但真正令到「阿聰」下定決心的原因,正是一次代表香港隊的機會:「當時教練跟我說,我有機會代表香港青年隊到日本比賽,於是我拼命用了三個月節食跑步減肥,最終總算成功。」兩兄弟減肥期間自然互相支持,包括在家中走廊練習來回跑,他們笑言減肥最初的十多天最辛苦,運動量增加,但食量卻減少,要勞煩爸媽制止他們偷吃。

rioleung_jackyleug_150214-1

「梁氏兄弟」的父母在他們生命中總是站在支持者的角色,與普遍香港家長的出發點大不同:「爸爸媽媽很少逼我們補習,但要我們承諾全部考試合格才可以繼續踢波。當時港青的練習在九龍,我們在屯門讀書,爸爸更特意買車接送我們。」「阿聰」直言兩兄弟與一般自小踢街場長大的足球員不同,因為幸運地,他們與父母之間許下承諾,令他們在學業及足球上得到平衡發展。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149

「他是我奮鬥的戰士」

獲父母支持,更有疼愛自己的哥哥為自己生命上打開一扇扇門,梁諾恆被哥哥口中說的幸運,更幸福得多。「細佬」曾在中學時到了英國布魯克足球學院受訓,四年的經歷磨練了梁諾恆的足球技術,亦加深了兩兄弟間的感情。有旁人認為身型較好的「細佬」成就可超越「阿聰」,「阿聰」卻認為「細佬」從來都是他進步的動力:「每當我低落和質疑自己的實力時,他永遠是第一個在身邊鼓勵我。他就像跟我一起奮鬥的戰士,若然他的成就因為我走前一步而比我好,我也不會妒忌,因為他付出的努力不會比我少。」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224

由小時願望是踢英超,直到長大了腳踏實地的把目標放在代表香港隊,「梁氏兄弟」對這個夢從未熄滅過:「生於香港,代表香港是每個人的夢想,代表七百多萬人更是一個無比的光榮。」在旁的「阿聰」補充:「我們在港隊的正式搭檔是亞運,更同以中堅身份踢足多場比賽,實在是有今生無來世,有幾多對兄弟可以是一齊踢波,一齊踢港隊,還可以一齊上場?」亞運嚴格來說只是香港二十三歲以下代表隊,雖然他們終於在省港盃首嚐一起入選「大港腳」的滋味,但仍未試過一起上陣,兩子還是熱熾期待這天來臨。

rioleung_jackyleug_150214-5

不過要達成夢想談何容易,這對「兄弟班」就已為這一天好好裝備自己:「希望先慢慢在球隊爭取上陣機會表現自己,特別現在入籍球員漸成風氣,我們兩個的位置是球隊的心臟,很多球會都會用身體和心理質素比華人好的外援,我們暫時的實力未夠。」梁諾恆曾於英國受訓四年,梁冠聰亦充滿外出比賽的經驗,被問到本地球員比外援吃虧的地方,他們各有看法。梁諾恆認為訓練量是一大問題:「英國小孩八、九歲時已進入足球學校,一個星期有四至五次訓練,在香港只有踢職業時才有這個訓練量。」梁冠聰認為鬥心亦是主要原因:「外國的對手比賽時像打仗,甚至略施小計弄傷你,以爭取表現。而且香港競爭小,球員即使得過且過都有上陣機會。」

rioleung_jackyleug_150214-6

同窗有羅港威、方栢倫等先後大會效力或向外闖,「梁氏兄弟」亦望有天以自己實力為港隊同場上陣的同時,漸漸被外界認識及肯定,「阿聰」說:「很多有天分的人走的路比我輕鬆,但我願意付出120分努力,總有一日你會知道梁冠聰係得嘅,我係可以為香港隊、為球會出一分力。」在旁「細佬」點點頭,如果說「細佬」是哥哥奮鬥的戰士,筆者覺得「兩兄弟」會是各自足球生命中的一條腿,沒有左,沒有右,也走不出今天、明天「梁氏兄弟」的足球夢。

rioleung_jackyleung_football_150214_FCW_9238

文:馮子謙、徐飛
圖:徐飛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影片:體路攝製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