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1-hkbanker

【體路專欄】我的第一個馬拉松不是香港的渣馬,而是中國沿岸馬拉松(China coast)。聽起來馬拉松就是馬拉松無乜特別,我報名當時都係咁諗,大錯特錯。比賽之前一周跟一個挺有經驗的跑手聊天,當談到我將會參加 China Coast 時:

他說:"咦,都唔知你有跑開馬拉松喎!"
我立刻意識到有唔妥,"點解咁講?"
"你唔係第一次就跑China Coast 咁勇吧?"
"都係馬拉松……"
"yes,but it’s a marathon up four freaking hills one way, so you will have to run eight,for 42k…."
Well, 既然報了名,試一下吧。

天氣比較冷,很適合跑步,開始跑的時候感覺挺不錯。頭10k,用了差不多45分鐘,不錯still feeling great。第二個10k,開始感覺有啲難度,但還OK – 1小時40分,感覺非常好,因為全程追住個女仔跑完全唔覺得悶。跟住到戲肉了,女仔跑完掉頭,取而代之是前面的個牌 – 半馬跑手掉頭,全馬向前。大會漏左三個字,全馬向前「跑山去」。跟著接連10分鐘都是在跑一條永不休止的斜坡,除了呼吸外,我應該都是在講粗口,條斜坡的十八代祖宗都在這10分鐘內被問候過幾十次。

跑返落來,發覺原來仲有20k,那時候只有一種感覺 – 想死。在剩下的時間裡,我開始問自己很多問題,為甚麼這樣折磨自己,第一次跑馬拉松仲要是China Coast,若放棄,應該可以原諒吧,萬一弄傷隻腳點算……速度越來越慢,對腳越來越疼,但既然已經跑了一半,無理由放棄吧,唯有一步一步地跑下去。終於跑到第38k,又回到了這一條永不休止的斜坡,淨係諗已經想哭,幾經辛苦跑完,以為進入大直路可以很快完成比賽,但就在這一刻對腳傳來前所未有的痛楚,痛到真的想哭,感覺好像肌肉都繃得很緊隨時會撕開一樣去。

在心裡很不願意但在對腳極度不合作的情況下,我無奈地停了下來自我按摩一下。當放棄的理念又再次浮現的一刻, 我看見一個婆婆一小步一小步一小步地在我身邊跑過,然後說 「後生仔,一起跑啊」這情景真的是當頭棒喝,”if she can do it, so can you!”

從未試過咁想放棄,而在我想放棄之前,距離失敗最近的一刻,這激勵了我,最後我含著無比的痛楚,完成了賽事。在衝線的一刻,痛楚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燦爛的笑容 – 第一次完成馬拉松的燦爛笑容。

Endurance sports,長跑也好,鐵人賽也好,其中最吸引的地方是所有參賽者都是充滿朝氣和正能量,而且還少了投行裡無恥的阿諛奉承,無聊的爭拗和費盡心思的機關算盡。

賽事雖是一個人跑的,但因每個跑手都是在經歷同一種痛楚和思想鬥爭,恍惚我們都是在同一陣線上向一個目標而奮鬥,分享衝線的喜悅。所以你會發覺在整個賽道上,互相鼓勵的情景,比比皆是,普通的一句「你還好嗎?」或一句「加油加油」,聽起來沒什麼了不起,但已足夠把一個就要放棄的人拉起來。

我天真地在想,如果社會裡也能有這種精神和行為,would the world be a better place? Maybe just triathlon that I can find my peace and utopia!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