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6-01bhkbanker

【體路專欄】投資銀行有一個好怪雞的傳統,每做完一單deal,就會整一個tombstone,如果照翻譯,tombstone中文是墓碑。你話係唔係痴痴地,無端端整個墓碑俾自己,仲要周街派,個個banker爭住要。越高級就越多,擺到成間房都係,簡單來說是一個墳場。你話如果你搵日返屋企同阿媽講話自己有幾叻幾威,然後送個墓碑俾她,佢唔搵菜刀斬你?但講你都唔信,我間銀行真係有條癡孖B,專門拿人地唔要的墓碑返屋企。問佢拿咁多返屋企係唔係當飯食,佢話唔係,原來佢顛到拿返去俾阿媽話公司頒左個獎俾佢。

Anyway,在投行的世界裡每一個tombstone就基本代表了一個獎牌,每做完一單就有一個獎牌。獎牌除了代表”成就”外,還算是一種記憶,至少你知道過去做左乜,但這些都是非常表面的。即係咁,如果你求其係我面前拿起一個tombstone問我在這個deal做過乜,我可以說客戶是誰,什麼時候做的刁,有咩bank,size幾大(因為寫哂系到),但其他深入點的,就好大機會講唔到俾你聽。

點解?因為其實單deal做得有幾大,pricing有幾好,或幫間bank賺了幾多錢都好,自己本身個人意義不大。每一單deal都咁多家銀行,每個銀行都有幾隊team,N個MD/ED,講真,我話對單deal好有貢獻,你都不信啦。做得好,可能年尾花紅會多一點,但如果你不是很大支野的coverage banker,那花紅大極有個譜。很多人會話banker好高人工,靚車,住洋樓,對的,我們的確是高人工,但也非你看Wolf of Wall Street 的那麼誇張。

第一,那是90年代,第二,佢地犯法。最重要的第三點,投行裡的花紅是不能全部帶回家的。花紅總體可以分作兩個部分,現金和股票(但不能即時套現,要等一到四年不等 – unvested shares)。但銀行絕對不是好蝦的,當市場不景氣,第一刀就會是員工,一些比較有創意的銀行會有,deferred cash(要等幾年先有的現金,仲有可能要跟自己個team,group,或銀行在未來的表現掛鉤),自己銀行的CoCo (銀行資本的其中一種,是風險比較高的一種,如果銀行資本有問題,你就第一個瀨野),或是用金融高科技重新包裝過的高風險資產(絕大機會瀨野的資產)- 簡單來說,銀行同你攬住搏一鋪,輸左大家一起跳落火坑。I don’t want to state the obvious, but現金永遠都是最小的部分。小弟試過,50%的花紅是股票,股價在一年內跌50%。亦聽見過有個senior MD,出奇咁忠心,咁多年來收到的股票,一張都無賣過,最後銀行被國有化,仆直。

反過來說,從鐵人賽中拿到的每一個獎牌,我都可以道出一個故事,親述過中的每一段過程,什麼時候緊張,什麼時候痛苦和什麼時候開心。每一個獎牌都是我一手一腳拿的,從訓練到比賽中怎樣突破自己,點滴在心頭。還記得我完成了第一個鐵人賽後,全身的肌肉都很疼,看著手裡的獎牌,雖然只是一個 finisher medal但面上不期然地流露出笑容,而心裡是滿足的,至今還記憶猶新。

在我的字典裡,獎牌是標誌著一段段有意義的回憶,值得回味,而tombstone則是標誌著一單單deal的光榮死去,值得回憶的可能只有那個bank的analyst好似幾索。既然如此,那墓碑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我還是去追尋我的下一個獎牌和當中的經歷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