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三鐵運動員Hines Ward

著名三鐵運動員Hines Ward(圖:互聯網)

【體路專欄】很多朋友和同事都會問,點解無端端想做鐵人?在他們眼裡,鐵人和黎文翰,大纜都扯唔埋,nine doesn’t answer eight。曾經有個兄弟同我講,「其實你肥肥地,有個肚腩仔,幾可愛啊」。可想而知,又煙又酒的黎文翰,最多的運動就是點煙和搖紅酒杯的局部性運動。

在未接觸鐵人前,跟很多年輕banker一樣,每星期可能只有1-2天左右的自願記憶。上班的事情很多都不太記得清楚,或是潛意識不想記得,所以永遠都非常依賴outlook calendar和一閃一閃的blackberry。 每天上班最怕就是其他bank出deal, 但無自己份,由星期一9點驚到星期五5點,整天手騰腳震好像患了柏金遜一樣。

Friday night 終於驚完,輕鬆一下,方法通常會跟同事朋友唱K或clubbing,在完全没有目標下盲目地灌酒,猜枚 “十、十五,你輸!一杯” etc…etc,離開的時候,不是醉到嘔提早離場就是劈到第二天太陽出來跟住返屋企瞓覺,起床時總是第二天下午3-4點,而且感覺總是不爽的。原因通常有幾種,第一,頭痛得像裂開一樣 – 不舒服;第二,這天除了睡覺外什麼都沒做過;第三,也是最常見的,“what happened last night?”昨天發生什麼事了?– 斷片。這些原因加起來讓我覺得周末很短也沒有太大的意義。而在星期天下午在不知道過去48小時發生什麼事的情况下,只會聯想到一件事,sigh….很快又要返工。在長期失去週末記憶的情況下,「返工」很自然地就變成生活裡的絕大部分, 可想而知生活會比較乏味,”I’m looking forward to …”,這一句也開始越來越模糊了,because there isn’t much to look forward to.

第一次接觸鐵人是在youtube上無聊地搜索片段時看到的。 其中的一節是影著参賽者衝線的一霎 – 他們每個人都很開心,笑得很燦爛。你當然會說,他們剛經過十幾個鐘的肉體煎熬,過終點當然開心啦。我一開始都有咁諗,但他們的那種開心是很有感染力的,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地,原來我也跟著他們在笑,心裡也很自然地想學他們一樣,experience這種快樂 – 生活無非都係想開心,這也是我想做鐵人的原因。

但諗深一層,其實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你都會遇到某些事或某些人會令你心裡不期然地說一句,“如果可以做這件事就好啦” 或 “如果好似佢咁就好啦”,但如果需要放低/犧牲現有的東西去做你想做的事或他,你會嗎?未必。關鍵是,想 – 其實很容易,但真的要去做,除了有勇氣去嘗試和自己堅信 (係200%個隻)一天會成功以外,你需要在過程中不停地找到好處或吸引的地方。無好處的事,揾鬼做咩?

鐵人對於我,不單是一種運動,還是一種新的生活態度和規律。在體格上,雖然不是戰狼300那種會引來尖叫的身型,之但係咁,如果依家走去沙灘要剝衫嘅話 – I would do OK。但其實最重要是在精神上,鐵人的訓練,不管是在游泳,單車或跑步,我都可以完全地放開,沒有一閃一閃的blackberry,没有緊張的心情,唯一有的是運動帶來的安多分和思想的空間。運動過後,沒有頭痛,只有回味剛才怎樣咬緊牙關達到自己的訓練目標的感覺。周末一下子也變得好用多了,週六完成了4-5小時的訓練後,手錶只顯示中午的時間,雖然已做了很多事,但竟然還有一整天的時間!你會覺得非常充實。What a great way to start the weekend!

而更吸引的地方是比賽衝線的感覺,難以形容。那種成就感和喜悦是任何一個deal……..actually唔係,係就算所有deal 加在一起都無法媲美的。Close deal 的”喜悦”是源於解脱 – 通常bankers和counsels會說 “終於搞掂啦!” “等左厘日好耐啦”,“Let’s get a drink to celebrate – this is finally over!”, 那是完全沒有想回味的感覺,也不會有looking forward to the next deal的感覺,只是當發過一場惡夢。而衝線的感覺是由心發出的一種真喜悦和興奮 – 是值得回味的。而且每每在完成賽事後,總是期待著下一個比賽的到來,希望做得更好。如果你依家問我第一次衝線的感覺,我有排慢慢同你講,但如果你問我上單deal做乜 我就未必記得,諗到都唔想講,怕悶到你反艇。

鐵人的魅力就是能讓我在這過程中不斷地找到好處和吸引力,令我對每一個訓練和比賽都抱著期待的心情。”I’m looking forward to….”再次成為熟悉的一句。

人生縱然不能每天都得到一百分的精彩,但能存有期待未來的心情,我想也已經足夠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