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體育運動作為普遍生活環節(general living activites)中,其中一個與別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一個極短而規範的時間內,勝負鮮明而具體。至少大部份體育項目如是,例如足球,比數決定成王敗寇。您可能認為荷蘭值得一個決賽名額,但您的那一份”感情”和想法,並不會導致您付諸任何行動,例如走到球證面前理論,或寫信到國際足協去反對賽果。您會嗎?

洛賓的兒子LUKE也不會投訴。他哭。而哭,我卻感受不到懦弱,而更多感受到男人的眼淚。”爸爸您代表了我出戰,那由我來負責悲慟!”

我常認為在降伏於終極戰果的同時,我們更應從絕對標準以外的一些非具體元素,去獎勵運動員和隊伍。例如運動心理的範疇,就是我不斷在推動的事情。LUKE一夜成名,感動世界萬千球迷。我本人身為人父,當然避免不了為其所動。但動人之處卻不止小洛卡,我個人認為,洛賓的背影勝於言語萬千。

10263492341_559x420

足球感染力牽動全球(隨了北美稍遜之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其含蓄而充滿可能性的特質。含蓄的意思是,足球難有大比數、蘊釀入球需時、攻守並非單一動作;皮球操作極具多層次的組織與戰術,亦是基於極為複雜的群體之間的一連串而持續的互動去進行(球場上有廿幾人!),不是一兩個人就能發展出戰果。而足球諺語:波係圓嘅!就專為足球定性,代表了足球賽事中可能性之多、球賽發展的無其不有與故事的峰迴路轉,令人嘆為觀止、有時呆若木雞……但同樣令人回味無窮。

洛賓有生之年,一定記得巴西世界盃。30歲,是他的臨界點。巴西賽事,讓人看到洛賓的巔峰:那應該只有20歲才有的速度、超卓的進攻意識、身體質素及其洋洋得意而帶點童真的自信。在球會層面贏盡各國聯賽錦標的他,需要的是一個於國家隊中的榮譽。下屆34歲。頂尖運動員都很清楚自己的能力。

在極高強度的表現過後,十二碼過程中心理資訊大量蓋過了生理資訊。好不容易,真的好不容易面對發生的一切,被縱橫交錯的心理資訊流干預侵擾過了,洛賓的大腦反而回歸平靜,心中感應到場邊心愛兒子激動的脈衝,緩緩挺胸走到妻兒的前面,不慍不火,雙劈倚著欄邊望著6歲的兒子。

那個背影,很帥。這實在是運動的男人。

而他的獎勵,就是孩子對落敗的悲慟、妻子的支持,以及愛足球者的目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