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cing_sword_IMG_2840_HK

前香港運動員劉國堅(左起)、運動員方喬、李婉雯母親及方喬母親唐亮均。

【體路專訊】前香港劍擊代表、現任香港劍擊總會委員劉國堅,連同運動員方喬的母親唐亮均和李另一運動員李婉雯的母親張連卿今日(15日)出席記者會,並披露多份文件和電郵,指責劍總不公正、不公平、不公開;更表示若未能得到正面回覆,兩位家長或會向執委會提出罷免總會會長。記者會後,劍總亦立即於晚上八時發出聲明澄清。

fencing_sword_IMG_2844_HK

「劍總遴選事件」始於今年的三月,當時兩名劍手李婉雯及方喬召開記者會,投訴劍總的國際賽遴選準則不公平。李婉雯因被指出席率不足而落選世界青少年劍擊錦標賽代表隊,記者會上各「苦主」表示然而其他選手同樣有出席率不足的情況;並指出本地排名第一的方喬「無緣無故地」落選出戰亞運重劍個人賽,只能參加團體賽。經過約五個月,已在劍總擔任委員八年的前香港劍擊代表劉國堅表示自己決定站出來為兩名選手平反,並細數劍總行政混亂、黑箱作業等問題,記者會中提及部份對劍總指控撮要如下:

fencing_sword_IMG_2915_HK

1. 劍總指李婉雯的出席率不足,不挑選她入伍。劉國堅指出,劍總少年組甄選指引並沒有出席率的要求;李婉雯的母親張連卿表示已因女兒要考試向教練申請請假,並獲得批准。同時,根據劉國堅的資料顯示,若計算連同屬會的訓練出席率,李婉雯在十月到一月的出席率超出100%,故劍總只計算李在一月約60%的出席率是不公平。劍總在聲明回應:「上訴已於本年3月完成上訴程序,本會亦於3月13日發信通知其母親」,並「不再評論此個案」。

2. 出賽名單沒有經執委會仔細通過:根據劍總附例Bye-Law第三章,香港隊甄選必需於比賽三個月前進行,並經執行委員會通過。亞錦賽和世界賽的截止報名日期分別是6月25日和7月13日,但劉國堅指出名單分別在6月29日和7月3日才通過。劍總回應指因有運動員退賽而需要補選:「因此本會委員會在別無選擇下先提交名單,再由委員會通過最終名單」。

3. 資料不公開:執委會讓執委選出參賽名單時,多次拒絕提供重要的遴選參考資料,並提出「部分資料可自行搜查」、「執委不擁有索取任何資料」等理由。另外,席上觀眾指出多項會議資料、會員名單及遴選準則都沒有公開到網站。劍總在聲明重申「參考資料中或含運動員之私隱」。

4. 準則錯誤和不劃一:劉國堅認為劍總錯誤引用奧委會的指引,提供不準確的世界排名和大賽成績給執委參考。再者,甄選準則包括「本地排名」、「隊內訓練賽排名」、「訓練出勤率」及「教練評語」,卻沒有列明比例。「本地排名」屬客觀和首要指標,故本地排名第一的方喬落選個人賽實不合理。除此之外,上訴的準則亦欠奉。

5. 執委會行政混亂:執委會其下的考試委員會負責綜合運動員表現和數據,供執委會通過。但考試委員會卻未能提供開會紀錄,違反劍總會章27項C。另外,部分運動員的家長在申請會員失敗後沒有拿回退款,劍總並在不知會的情況下提前申請會員的期限。

6. 執委會沒有定期開會,多以電郵聯絡,溝通不足。例如,主席只以電郵要求執委在一日內回覆亞運的名單,沒有給予足夠時間他們考慮和討論。劍總則在聲明反駁:「本屆委員會由2013年10月上任至今之9個月內,已舉行4次委員會會議。相反,2011-2013一屆之委員會於兩年任期內只舉行了4次委員會會議」。

7. 執委會涉嫌黑箱作業,曾任意調整發放FIE津貼的標準,並在去年12月沒有知會劉國堅的情況下,調整遴選準則。 劍總亦從沒有正面回覆兩位家長的投訴,他們只能從傳媒身上獲取最新消息。上訴委員會主席唐思敏在私底下回應方太時,說她覺得另一代表會比方喬取得更好成績,原因是前者曾出席上屆奧運,更要她承諾不可對外公怖任何消息。

fencing_sword_IMG_2832_HK

「掉轉槍頭」的執委會會員劉國堅直言今次是看不過眼:「坦白說,看到方喬如此努力攀升到本地排名第一,我絕到不想看到不公平的情況,希望總會可以提出明確準則。」李婉雯的母親張連卿同樣指出:「我們並非想為子女爭取一個代表資格,而是不希望劍總抹殺像方喬般有潛質的運動員。」兩位家長補充,若劍總再不提出正面回覆,他們或會效法律師會向執委會提出不信任動議。

fencing_sword_IMG_2896_HK

亞運劍擊賽事在9月20日開始,就劉國堅於亞運開始前一個月,連同兩位家長召開記者會,執委會主席楊穎新先生在電話中表示,希望不會影響到亞運的備戰。

香港劍擊總會聲明全文請按此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