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體路專欄】巴西世界盃熱潮已過,在六七月期間那些大小熱烈討論以致理性數據分析,早已忘了大半。若要問還記得什麼,可能有人會記得巴西恥辱式大敗、西班牙王朝沒落、007的踴起、英軍依然無法抬頭、德軍科學化團隊足球、雲高爾的出色領軍挾著對曼聯谷底反彈的期待……回憶,有正有負。足球運動的精采之處不正是這樣嗎?好多故事,能反映人生。

Nathan看的賽事不多,但每一場也為我帶來了一幕非常深刻的片段,忘不了。片段進入大腦被儲存為畫面,那一幕幕的畫面在過去一個多月來經常出現在心中。為著當中那份運動精神的感覺,每次想起就像喝上了一口double shot espresso,回味無窮,縱然有苦澀感。

迪保斯基關懷之手

西班牙作為衞冕冠軍身份,首場即遭逢大敗。迪保斯基被批評為戰術保守、用人固執、欠缺彈性,被評為西班牙分組賽出局的頭號罪人。令Nathan凝住的那一幕,是迪保斯基於比數1:5敗局已定的時候,被鏡頭捕捉了他由南至北,走到每位愁坐板凳的球員身邊,逐一輕拍年輕人的頭臚,作出安慰。

怎麼如此難忘呢?不太容易說。年過60, 成敗經驗俱豐富,然而輝煌的延續看來如此理所當然,卻於短短數十分鐘內中彈五次;心靈受傷嗎?球員為何組織不了攻勢?為何就防不住那個洛賓……

心理訊息在遇到高程度的意外時,會特別頻繁而複雜。而個人的心理資源與力量,某情度反映了個人的心理質素。Nathan看到的是一位心中有球員、願意把年輕人感受看得比勝負更重的一位”教練”,至少在那一刻,他把心理資源留給了別人,而不是自己。是的,”教練” Coach,應該如此,教練不止這樣,還有很多特質,但至少一位真正的教練所重視的是人、眼中看到球員的需要和感受。”教練”,可並不是”指導員” (Instructor)或純綷的”訓練者”(Trainer)。

我們要學懂處理失敗。除了要學習迪保斯的手,更要學習管理自己的口。足球世界萬變,但不變的是教練於情緒中管不住自己的口,摧毁了不少前途,無論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然而,在手與口之間,作為團隊管理者,無論是教練、老師、經理人,其實真正關鍵的是一顆心,一顆兼備對人性的理性理解能力與對情感的感性體驗能力的心。

說到這裡,長氣了,是時候收筆。下篇再說另一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