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體路專欄】自回港執業後,尤其是DSE和大學聯招放榜期間我不時都被精英運動員詢問入讀物理治療的事情。他們都被物理治療師處理過傷患康復後,矢志要入這一科,還指定要是可以在綠茵場上跑來跑去噴「神仙水」的物理治療師。

「我肯肯定,你怎樣將來都不會是一位軍醫。」運動員以為我看扁他,如此簡單的話,我不再寫了。

回想起自己入物理治療的年代,是香港運動員的天堂。Full cert加點運動比賽成績,承諾代表參加大專比賽已經綽綽有餘。班上有不少港隊運動員,甚麼項目都有,連沒有大專比賽的項目都一樣照收。可是到最後一年選修科,運動員都不一定選用來入行的運動科;最重要是課程「易過」,可以順利畢業,運不運動,沒所謂。

曾經帶過一位實習生,他本身打籃球,也曾經因為熱愛運動去選物理治療想做軍醫,但到我醫院做老人科(是的,我竟然帶過老人科)實習時他誓神劈願,永遠都不做運動科。我問他為甚麼。「那次在新加坡體院實習的經驗太恐怖了。」

被運動員和教練逼迫要在短時間處理好嚴重傷患繼續練習和比賽;好心將自己的聯絡方法給運動員用來跟進情況,卻被那些沒有安全感的運動員每三分鐘打來問一次自己的傷何時會好,一直到夜深。還在學師階段,有時怎樣都沒找著一個有效治療方案會教人沮喪,但更令他心灰意冷的,是臨床導師。

臨床導師當中有不少都是惡人。對學生要求嚴格,語氣重一點也無可厚非;但罵人的說話由針對事變成針對人,怎樣「硬淨」的人都受不住。

「怎麼你這樣蠢?」
「你有沒有帶腦返工?」
「你怎麼在運動員面前如此『樣衰』?」
「你爸爸媽媽為甚麼要生你出來?」
「為甚麼物理治療學校要收你如此這般的學生?」(他好像忘了自己是同一間學校出身的。)

學生出醫院都是白紙,如果一出來全都懂的就根本不用做實習生。學生不怕罵,但至少他們需要怎樣讓自己進步的建議,而不是沒有營養的批評。再想遠一點,當小伙子畢業時,見到這樣的未來同事和上司,會否想在這兒上班?

「你不死都沒用了!」

同一年,聽說另一家醫院撤換了臨床導師,除了導師連年收到學生投訴外,有女學生終於抵受不了語言暴力,自殺,走了。

籃球小王子畢業後選了老人科。因為高大帥氣,技巧又好,尤其精於水療法,一身肌肉濕身在水池中扶著嬷嬤做運動,甚得她們歡心。所以嬤嬤們常常介紹孫女給他認識,仕途也扶搖直上。我慶幸自己還有能力,將灰心得快想轉行的小伙子拉回來。

現在的香港運動員,已經不可能像以前一樣full cert加獎學金進物理治療。因為種種原因,這門科愈來愈難考。學系收成績好的學生都收到手軟,何來會考慮經常因為出外比賽缺課缺實習的運動員?

就算是考上這一科的運動員,畢業後可以是律師、學者、醫療保險負責人、紀律部隊、教師、教練,還有,仍然是位運動員。當中我認識的只有一兩位真正當上支援運動隊伍的物理治療師。那為何一開始就執著自己日後是否位物理治療師或軍醫?很多運動員進了系才知道這科要再讀心肺神經科,要治療老人家、小寶寶和在深切治療部垂死的病人,那「很想做軍醫」的心態開始有點微妙的變化。

所以,物理治療這門科,肯定不是運動員考大學的指定答案。其實,沒有如果,命運能選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