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housenews

今天整個黃昏,有種很想哭、很失落的感覺。看到突發新聞,《主場新聞》結束了,一個啟發《體路》,一年多來一直無條件支持我們的網站突然結束,很難過,但還是很想說句:「感激你們,辛苦你們了!」

每次《體路》有幸接受訪問,提到成立的構思,總是說到了《主場新聞》對我們的影響。沒有《體路》出現之前,有一天我看到「主場」二字,就想到運動比賽中指的「主場」,然後看到他們的成功,文章的與別不同,我就想到香港的體育也應該有這樣的一個空間、一個平台讓我們去為香港運動員出一份力。

那是我對《主場新聞》第一個印象。

然後有一天,《體路》的編輯來郵,提出轉載一篇籃球隊專訪的邀請。收到郵件題為「主場新聞編輯來訊」,當時我明明還在工作中,但足足開心了一整晚,感覺是「偶像來郵」一樣的快樂,慢慢地,《體路》有幸成了《主場新聞》博客之一。

筆者見識不多,對政治、商界人物沒大認識,直到有一天,同事致電:「有一位《主場新聞》的編輯想約我們見面,他是跑毅行者的。」還記得她是這樣形容蔡東豪先生,然後剛好被《體路》瑣碎事煩了一整星期的我,穿得一塌糊塗出席,我幾天沒睡好的樣子走到咖啡店,看到一位坐得筆直、精神奕奕的人坐在咖啡店等侯我們。當時我有點尷尬,因為自己還是太不大體了,雖然還不知道蔡東豪先生是誰,他也沒刻意的去介紹自己,傾談一個多小時間,給我們的印象就是想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開設一個香港體育網站,然後他繼續他的健談,最記得他說了一句:「總括嚟講,我想你哋做落去!」

他這一句話,把我從一星期的失眠中喚醒,這話一直刻在我腦海中,因為原來我們默默努力去營運《體路》,是真的有人這樣在乎、這樣認為我們是做了對的事。

他想我們營運《體路》下去,不只是隨口光說,他好像爸爸一樣經常問我們:「食了飯未?食得飽唔飽?」一樣。他怕當時還是HOME OFFICE的我們沒地方打稿、開會、工作,他說要帶我們到《主場新聞》辨公室參觀,若沒地方工作就隨時上來借個地方給我們;他甚至知道當時的我們不懂做生意,不懂為《體路》找來收入,就連《主場新聞》的SALES都介紹給我們,直接叫我們當她是《體路》的SALES就好了。

認識一年的短日子,「主場」把我們當作一家人一樣無條件的幫助我們,甚至在他們每日有30萬人瀏覽的網站中央,放了好幾個月《體路》的BANNER,開設專頁,務求要將《體路》介紹給「主場」的讀者。好幾個晚上我也在想,我們這個小網站,究竟有什麼可回報給別人?他卻說:「努力做下去,就是最好的回報。」

今天晚上,受惠Facebook的Top Stories功能,在手機上還看到《主場新聞》的Feed,曾一下以為「主場」還是會繼續營運下去,一秒快樂然後重嚐那心酸。因為《主場新聞》,我們一年多來走的路都比較平坦,蔡東豪先生是《體路》開站以來出心出力支持我們的貴人之一,今天《主場新聞》的結束,什麼原因也好,真心的謝謝你們曾經為香港帶來這樣「有型」的一個網站,令我們這樣自豪的網站,謝謝你們教導我們的一切,謝謝你們讓《體路》有幸在《主場新聞》身上叨過一點光,這兩年,辛苦你們了!很想很想,有緣再見,再見《主場新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