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5-02hoholun

在青森市住的酒店外邊,望住美麗的青森港。

自七月初來日本已經三週了,雖然八月份才開始有參加比賽,但一到步便開始加緊訓練,同時也觀察一下日本的摔角團體如何經營,在摔角技術、經營方法兩方面偷點師。

上週與聯盟的其他成員到日本東北做了五天的巡演,除了在青森市的一場正式比賽外,其他幾天都是在一些社區會堂、中學校做的一些公益表演賽。令我感動的,是摔角受到日本的學生、老師的禮待。

我們聯盟早上八點便到達學校準備架設擂台進行講座及表演,已經見到一班戴備手套、身穿白色底衫、頸上掛上一條毛巾的男士準備幫忙搭設擂台。由於學校禮堂位於二樓,大家都要合力把擂台從後門樓梯搬上,當初以為這一班是當地的兼職員工,後來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學校老師,因九點才開始上課於是八點來幫忙,回想才難怪他們搬起重量十足的擂台時有點雞手鴨腳。

在架擂台中途有一班科學課的學生前來參觀,我們的工作人員也為他們講解擂台的基本原理及工具的應用,也讓他們落手落腳一起去做。我也一直在旁用廣東話跟他們指導,他們也一邊講日語回應,嘿嘿,身體語言加上廣東話原來還是可以的溝通的。

不久,全體學生都集合到禮堂參加社長大谷先生的講座,內容大概是用摔角手成長的經歷為背景,由前輩將技術傳承到後輩以至再在擂台上發光發亮的例子,鼓勵學生們應遠離欺凌、互相合作,有更積極的人生。最後當然社長也親自上場,也進行了兩場表演賽,在場學生與老師也看得激動到跑到擂台邊圍觀,最後一片熱烈的氣氛中結束這疲累又充實的一天。

20140725-01hoholun

山形縣的一份報章剪報,報導中學校的活動。

有時回想香港的情況才覺得有點心灰,表面上,摔角是一場拳拳到肉的格鬥藝術,但實際上,摔角運動內的種種激勵人心的故事,卻要慢慢細味才能領悟。

很可惜,有時我們在香港就算租用體育及文化場地,也給一些沒有了解我們運動的人拒諸門外。在現在這個「投訴多於欣賞」的香港,進入學校做同樣的活動,恐怕還需要努力一段時間讓大眾認識我們這項運動。諷刺的是,現在的香港有著貧富的懸殊、政治的矛盾、失落的心情,正正就是需要一些靈魂的激勵。

幸運的是,今年12月舉辦的香港摔角大賽已覓得新場地,過去一路只有西灣河的協青社容許摔角比賽,今次多等一到兩週確認所有文件後,便會向外公佈。希望我們的努力,可以慢慢感動社區,將這種格鬥藝術的故事,帶給香港的大眾。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