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5-02reader

【讀者投稿】陳國明起步後就一直跑上坡,初段較平緩,跑至昂船洲大橋入口,很陡,捱了一公里,接近橋面最高處的水站,看看腕錶,差不多八點,陳國明停下來,從運動腰袋拿出抗排斥藥丸,吞下三顆,灌點水,又繼續向青衣南灣隧道跑過去,要趕及在時限內完成 2014 年渣打全馬賽程。

陳國明是孭著三個腎跑步的,其中兩個已經無法正常運作,健康的一個,是三年前移植進去的。手術後,陳國明每天早上八時和晚上八時,都要按時服抗排斥藥,另外又加兩服降血壓藥,副作用難免,但因人而異,對陳國明來說算是輕微,可能他有運動根底,長跑出汗更有助排走藥物中有害物。

做移植是迫不得已,1998 年發現腎病,醫生說是慢性,大概十年腎功能全失,竟然撐了十二年,2010 年中踏入腎衰竭階段,指數升至 600(正常人 100),再差一點要洗腎。人生交叉點,要是接受洗腎;要是排隊輪候換腎;要是到外面想辦法。

20140625-01reader

重病帶來生死的恐懼?陳國明卻沒太多負面思想,因為超過十年時間累積心理準備,多年就醫又完全理解到自己病況的發展。其實,患病初期是難以接受,後來跟病患為伍,視作生活的一部分,唯有保養身體,盡量延長健康日子;四年前病情惡化,到醫院上課瞭解洗腎,知識又增進一點,即使最差的時候,亦在意料之內。

陳國明實在不想走洗腎這條路,從此人生就是為了洗腎而活,他認識有些人,每天洗腎兩三次,之後疲倦不堪,不要說做運動,連正常生活也難維持。雖然也認識一些人多年來把洗腎當成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愛好運動的他仍然難以接受。

思前想後,又聽到有人在國內做手術,於是親身到廣州瞭解,幾次向醫護咨詢,消除了疑慮,而自己其實沒有甚麼路可選擇,2010 年 12 月就做了移植手術。

移植後,他體內有三個腎。原來,所謂換腎,並不是把新的裝進去,換走壞掉的,因為把新的腎臟連接到身體上的同時,根本毋須切除原來的腎臟,除非一些特殊情況,舊的不單是功能痿縮,而是有其他病變或創傷,引起問題,就必須掉除。例如被外物刺穿了。

換腎手術後,抵抗力低令陳國明更加注重健康。因為移植進來的腎臟,會受免疫系統攻擊,引起排斥,所以要服食抗排斥藥,壓抑免疫系統,避免身體傷害新的腎臟。陳國明指中藥補品不能吃;為減少受感染機會,流感高峰期絕少踏足人多場所。

靠注重穿衣保暖、注重飲食、注重公共衛生,以及定時運動,陳國明已經三年未嘗發燒。他所認識曾經接受器官移植的朋友,重獲新生後都會更珍惜健康。當然亦有反面例子,有病友因為抵受不往藥物的副作用而停藥,繼而出現排斥,輕微者醫生還有辦法補救;嚴重者器官無法正常運作,相當於宣判移植手術報廢了。

想到腎病帶來的痛與不便,陳國明絕不想平白把自己的健康斷送,所以注重健康又依時食藥。他解釋腎病為他帶來高血壓症狀,而更大的困擾是痛風,發作的時候很辛苦,甚至不能走路,雖然可以打針遏止痛風症狀,但注射進去的藥物損害腎臟,而且痛風積聚的尿酸經兩天就會散退,症狀隨之而消失。因此,後期即使痛風發作寧選擇留家休息也不去就醫。嚴重的痛風還會引致關節變形,其後遺症會帶來行動不便,影響生活質素。

陳國明認為可以繼續運動是生活質素的重要一環,他自幼喜歡運動,曾經考獲網球總會教練資格,跑步更是他的長期愛好。即使 2010 年底做移植,當年年頭亦有跑渣打半馬,但成績大跌,三小時才完成,比正常時間慢了半小時,原因是隨著病情趨向嚴重(腎功能指數達 500),身體越來越差。

移植後身體慢慢復原,隔了一個月傷口癒合,迫不及待走到街上慢行;又一個月,縫合的肚皮即使拉扯也不覺痛,終於可以邁步慢跑,重拾運動的樂趣。之後運動量逐漸加大,又為自己找新目標,手術後不足一年(2011 年),參加了毅行者,陳國明坦言當時太太頗反對他進行如此激烈的長途賽,但一向有運動的他對自己的狀態相當瞭解,自信能夠應付,結果成功走畢全程一百公里。之後又把目標放在馬拉松上,2013 年頭再次挑戰半馬,兩小時完成,相當滿意;同年 12 月中到台灣參加人生首次全馬,五小時跑完,好鼓舞,隔兩個月又去跑渣打全馬,造出更好時間(四小時五十分)。

能夠跑得一次比一次好當然開心,更大的推動力是以此證明身體狀態理想。陳國明為健康而跑,跑步的表現直接反映出身體有多健康。打破自己紀錄,代表身體更健康一點。對於曾經身患重疾的他來說,沒甚麼比這個更重要了。

不單跑步表現證明身體更健康,連每隔三個月的覆診檢查報告,指標都全面正常。

雖然指標正常,但陳國明的病患從沒好過,只是執行了「替代治療」,移植一個健康的腎臟幫助身體解決部分問題,而並不是完全康復。嚴格來說器官移植者仍然是一個病人,即使沒有排斥,移植進去的器官還是有壽命終結的一日,當然憑今天醫學技術可以延長使用期,陳國明亦希望期限越長越好,有例子超過廿年移植者仍然健康生活,所以,他想方設法保持健康。

為了健康陳國明參加毅行者和馬拉松,皆志在參與無緣攞獎,但原來他成為移植者後摘取了幾枚運動獎牌。有次陳國明與國內主診醫師聊天,談到自己喜歡運動,醫師告訴他為鼓勵移植者運動,世界各地都成立了移植運動協會,他回港後就在網上找到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的資料,致電該會並成為會員。

2012 年 6 月,中國移植運動會在杭州舉辦,陳國明參加了 100 米和 800 米兩個項目,均拿到季軍獎牌。其中,100 米多達一百人參賽。

五個月後,首屆香港移植運動會舉辦,陳國明參加了 100 米、1500 米、羽毛球雙打、乒乓球。總括下來,共獲得 100 米銅牌、1500 米銀牌、羽毛球銅牌的成績。

兩年一屆的移植運動會將於今年重臨,陳國明很期待在賽場上跟其他浮過生命海的選手較勁,另外,自從去年寓旅遊於參賽的台灣馬拉松之行,陳國明愛上到外地比賽,希望到不同地方增廣見聞。當然會隨身帶備抗排斥藥,畢竟,依時服藥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

20140625-03reader

陳國明到那裡比賽,都隨身帶著抗排斥藥。

 

文:六十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