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那天,他目送自己好兄弟的背影漸行漸遠,逐漸地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他說,他捨不得他離開。可是他已無法改變事實,只能默默地祝福好兄弟在那邊取得成功。

別人說葛斯走了,蜜蜂兵團可要慘了。但他說:「不要緊,還有我和利雲度一起撐著。」

他不是逞強,他只希望這裡的人不要再為葛斯的離去而悲傷。為了失去的而悲傷,倒不如珍惜現在仍擁有的。

10390206_639559516127424_6394673873555875783_n

那些年,伴在他身邊的不再是葛斯,而是換成了利雲度。儘管不是眾人眼裡最合襯的拍擋,二人也沒有熟悉的入球慶祝方式,但至少令他淡忘好兄弟離開的悲痛,也至少仍有人與他擔起整支蜜蜂兵團。

可是沒多久,利雲度也宣佈離開了,他要遠到慕尼黑那邊跟葛斯會合。幾乎跟葛斯離開那年一樣,宣佈在同一個時候。事實,利雲度的離開已是公開的秘密,無人會留難他,可是萊斯又要再一次送別了最親密的戰友。

那天葛斯走了,我們說還有利雲度相伴;如今利雲度也走了,還有誰能前來伴陪萊斯?看著那張照片,三人並排,左邊和右邊的人相繼地消失於照片中,只剩下萊斯一人面對迎面而來的挑戰。

看著身邊一個又一個熟悉且親密的戰友離開,只剩下自己一人孤身作戰。任他有多強勁,任他有多堅強,但總有一刻,也會軟弱起來,感到寂寞,感到孤獨。但又可以怎樣?他無法改變事實,他只能默默地目送自己好兄弟的背影漸行漸遠,逐漸地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並且在消失之前給他留下一句窩心的祝福:祝你在那邊成功。

那天入波,有他倆一起慶祝;
那天贏波,有他倆一起分享;
那天輸波,有他倆一起承擔;
然而今天過後,在未來的日子,不論入波也好;輸波也好;贏波也好,身邊再沒有他倆前來一起擁抱慶祝。看著這個背影,你有否感到他的疲累?但你看他還是強忍,堅強地說沒事沒事,可是那個落幕的背影已經告知我們,你已經難以撐下去了。

「然而誰明白我 沒你們所想的堅壯
我很想找個人 對我說別怯慌」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

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
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