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剛看了<回峰行>這書,原來日本的馬拉松僧人要在七年內的一千日裡,每日走八十多公里,他們每天只能睡兩小時,你們以為他們沒可能,但歷史上,卻真正有人做到,還要在其中幾天不吃不喝半點水不沾,只因為想丟掉自己對水和食物的依賴和人類的惰性。

chengsoso-3

資料圖片

他們說在這極至裡,領悟到人生的真理,就是對一件事的堅持不懈,明白潛在自己內心的力量;在不吃不喝的數天裡,他也以為自己死了,聽到梵音,就在一刹那間頓悟了。

但這種對馬拉松的瘋狂僧侶,在近年的日本已經沒有人再有勇氣甚或堅毅去挑戰,老僧人說著說著聲音也浸出了可惜和淚音。

馬拉松僧人每天平均更換五對草鞋

馬拉松僧人每天平均更換五對草鞋

別要為自己走了一百公里而沾沾自喜,原來在世界的某角落,別人是走八十幾公里一天而要走一千天!那種對頓悟的堅持,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雖然我不信佛,但也感動得想給他摸摸頭,沾一沾作為人類的耀眼光芒。

不吃不喝半點水不沾,只因為想丟掉自己對水和食物的依賴和人類的惰性。

不吃不喝半點水不沾,只因為想丟掉自己對水和食物的依賴和人類的惰性。

以後馬拉松訓練再辛苦、再晚一點,我也沒話好說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