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4-wrestling01

新加坡團體 SPW 在 Kampong Ubi Community Centre 的訓練基地。

2014年已經過了兩個月,今年我的行程也差不多定好了,接下來會到新加坡逗留約一個月,而夏天就會在日本作巡迴比賽,香港這邊的比賽就分別在六月和十二月舉辦。

說到在香港辦摔角大賽,一直以來都想在更多的場地引入摔角比賽,把新鮮感帶給香港的摔角迷,不過,就在上週聯絡過一家私營企業管理的活動場地,也仍然被拒,原因是他們的預訂指引中沒有摔角這個項目。

在東京都內,光是給摔角比賽專用的場地已超過十個,而且在很多時候,一些購物商場和商店街也會邀請摔角團體在週末表演。摔角手也常常會到一些中小學開辦興趣班,發掘未來之星。這就是摔角發展五十年的日本,在現時的風氣。

20140224-wrestling03

香港選手 Jason Lee 在東京後樂園會場比賽 – 後樂園每月會舉辦約 15 – 20 場摔角大賽。

台灣摔角開始了大約十年,主要活動於台北。剛開始時他們只是一直在地下街商場舉辦活動。最近兩年,受到大量在場地上的支持,除了進入大學校園比賽外,更在台北車站、野台、信義新光三越等地標性的場地架起摔角擂台表演。

20140224-wrestling02

香港的摔角在五年前開始,兩年前已經有香港選手征戰歐洲、日本的摔角擂台,目前卻只能找到一個合適、同時又允許摔角比賽的場地。

新加坡摔角在兩年前成立,他們訓練場地設於政府的社區會堂,並長期架設擂台訓練。直到去年開始舉辦摔角大賽,除了在社區會堂的基地中比賽外,也有時會在市中心的青年機構演出,最近,更邀得美國頂尖的摔角手前往參戰。

我覺得香港的場地管理者應該參考國外這些例子,尤其是新加坡及台灣,因他們都是近年才發展摔角。摔角一直給人定位比較模糊,既是表演亦是體育運動,但仍有少數人會以暴力形容摔角比賽。事實上,縱使我們這五年來一直努力改變形象,但是必須透過有合適的平台才能夠讓香港人再次認識摔角。

「君子馬蘭奴」、「迷暈鎖李雲」、「老虎戴加星」這些摔角手在四十年前風靡一時,一眾「60 後」的香港人無所不曉。事隔四十年,摔角又再變成「新興運動」。今日,我們能否把摔角的熱潮再次掀起,港摔一眾選手固然需要加油,同時也需要各大場地互相合作,提供一個讓摔角手接觸大眾的平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