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icehockey

【體路專訪】廚神話過炒飯要用隔夜飯,但其實一碟炒飯炒得出雞汁的鮮味,背後又何止雞汁咁簡單?在香港,發展運動不容易,部份項目未「入世」的話,更難以殺出一條血路。2014年對香港冰球隊卻有一大突破,將於3月正式「入世」,派出男、女子及U18隊出戰世界錦標賽資格賽,事隔26年再次踏上世界舞台,不過作為成功的開始,有如「雞汁」道理一樣,香港冰球可以「夢想成真」,除一眾背後功臣的準備外,一班港將多年來的努力,加上近月的地獄式特訓,才可成就香港冰球界的新一頁!

香港男子冰球隊經多年發展後,終事隔26年再闖世界舞台。

香港男子冰球隊經多年發展後,終事隔26年再闖世界舞台。

去年香港七人欖球隊成功晉身香港體育學院的精英運動,令不少團隊運動燃起曙光。當中在香港近年發展迅速的冰球運動,以往其實一直於區內均有不少冰球愛好者默默耕耘,自行組隊到海外出賽,及組織本地聯賽等。但隨著香港唯一符合國際標準26米乘57米的溜冰場落成後,香港冰球協會近年一直為「入世」作準備,最終取得符合資格,正式向世界錦標賽下戰書。

icehockey_5

 實現了夢想,沒想過可以在一開始的興趣上找到這麼多的機會。—馬漢聰

對一眾在香港默默耕耘的港將來說,能跳進世界舞台可說夢想成真,香港男子冰球隊隊長馬漢聰(Julian)在港打冰球13年,由昔日四出找機會比賽,至今天全隊一起特訓備戰世錦賽,Julian笑稱難以置信:「還記得當時收到朋友訊息,知道取得世錦賽資格時一刻大叫了出來,好開心、好感動,當時覺得實現了夢想,沒想過可以在一開始的興趣上找到這麼多的機會。」

Julian沒想過等到代表香港出戰世錦賽的機會。

Julian沒想過等到代表香港出戰世錦賽的機會。

作為隊中老大哥,Julian見證港冰隊的發展,亦因此對備戰世錦賽不敢怠慢,曾代表香港出戰亞洲冬季運動會、兩屆冬季全運會等賽事的Julian說:「現在我們每周除了冰上訓練外,還會進行體能訓練,亦要上心理堂,在吸取營養上也要注意,從內到外去為賽事準備,雖然辛苦,但每次我們都好珍惜這一切的機會,提醒大家要每天做好準備。」

除體能訓練,港隊亦要上心理堂及營養課程。

除體能訓練,港隊亦要上心理堂及營養課程。

港隊每周聯同教練一起進行兩次體能訓練。

港隊每周聯同教練一起進行兩次體能訓練。

香港冰球隊於去年得悉取得今年世錦賽資格,男子隊26年後重返世錦賽外,香港女隊及U18港隊亦將首次出戰是次賽事,對去年已在聖誕出戰「亞洲女子冰球挑戰盃Div I」積極備戰的「冰之驕女」來說當然開心,但對一班U18小將來說亦同樣意義重大。

港冰代表每周均要走出冰場,烈日當空下進行體能訓練。

港冰代表每周均要走出冰場,烈日當空下進行體能訓練。

 為備戰世錦賽,每星期兩次的體能訓練最辛苦,但我們從不無理缺席。—曾慶睿

U18隊中的曾慶睿(Keith)接觸冰球七年,曾為冰球到外國參與訓練營提升技巧,年紀輕輕已志在日後成為香港冰球運動員:「我喜歡冰球運動節奏很快,很刺激,8歲開始由單線滾軸曲棍球開始轉打冰球,從此就愛上了,想不到能有機會代表香港出戰世錦賽。」Keith形容為備戰世錦賽,每星期兩次的體能訓練最辛苦,但隊員卻從不無理缺席:「每次的體能訓練我們都不缺席,除非部份隊員要考試否則每次都會齊人練習,只想在土耳其的U18世錦賽中擊敗南非、土耳其取得勝利。」

Keith年紀輕輕卻很珍惜代表香港的機會。

Keith年紀輕輕卻很珍惜代表香港的機會。

得來不易所以珍惜,對球員來說今次世錦賽機會等候多時,為今次「入世」準備多時的香港冰球協會榮譽會長胡文新(Thomas),指今次世錦賽由兩年前開始部署:「我們在兩年前開始部署參加世錦賽的要求,眼見香港有一個符合國際水平的溜冰場,而且區內冰球發展一直活躍,所以將聯賽及訓練都根足世界規例下,終於達成這目標。」

胡文新經常抽空向在訓練及上心理課的港將打氣。

胡文新經常抽空向在訓練及上心理課的港將打氣。

胡文新亦強調香港出戰世錦賽不為成績,只求港將可有機會吸收世界級的視野,為香港未來冰球壇出一份力,亦寄望港隊可以延續每年都可出戰世錦賽的機會,令港隊年青球員知道在他們努力下,可以走上世界水平。Thomas亦指七欖進入體院精英項目的先例,令團隊項目的發展打下強心針,定下港隊未來計劃,希望港冰隊可為十幾年後成為精英項目的目標努力。

 

港將希望憑努力可延續每年港隊均可出戰世界賽的願望。

港將希望憑努力可延續每年港隊均可出戰世界賽的目標。

港隊出戰世錦賽資料

舉辦日期

組別

舉辦地點

2014年2月13-15日

國際冰聯18歲以下組別世界錦標賽第三組別B組

土耳其,伊茲米特

2014年3月19-22日

國際冰聯女子世界錦標賽第二組別B組資格賽

墨西哥,墨西哥城
2014年4月6-12日

國際冰聯世界錦標賽第三組別

盧森堡 

圖、文:徐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