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頭是馬拉松的季節,每年身邊左右前後都唱著要跑步的歌,湧上街上跑起步來。毫無異問,能擁有好的跑步氣氛的確令這個社會健康多了,以往筆者採訪長跑比賽,最令人感頭痛除早起外,早上3時起床工作,直至等候公關晚上8時公布受傷統計後下班已是晚上10時多,漫長的等待、挑戰人體極限的工作,相信是香港體記們最害怕渣馬來臨的原因。

每年香港跑步比賽眾多,上周日在中環政府總部舉行的特殊馬拉松,卻是筆者首次採訪特殊人士參與的長跑比賽,有幸一遊,發人心省。

irun-5

特殊跑拉松為一眾自閉症及智障人士而設,每位跑手都需有伴跑員伴跑以作安全。沿途看到一對對跑手牽著手完成3公里或5公里賽事當然感動,令人動容的也是一直在這數公里工作的工作人員。

特殊跑手要跑畢數公里賽事絕對是挑戰,不過沿途氣氛的確令你忘記這是一項長跑比賽。所有穿上裁判背心的工作人員,工作之餘,一直拍手叫喊,簡單一句:「努力呀!上呀!」特殊跑手樂透半天,咬著牙繼續向前衝上去。

irun-7

好不容易走到終點,不論冠軍與否,大會早已安排一眾義工團隊在終點為每一完成賽事的跑手及伴跑員掛上「金牌」。在旁的筆者拿著照相機拍攝一刻,跑手看著頸上金牌,大叫一聲:「好0野!」一面「金牌」,多麼的鼓舞。

香港長跑代表紀嘉文賽後說一句值得我們反省:「跑步是我們的一部份,卻是這班跑手生命中的全部,每次他們都100%去享受可以跑步的機會。」賽事完成後,一眾跑手及伴跑員於大會安排的頒獎台大片草地前拿著金牌拍照留念,賽會除於終點安排熱飲及食物為跑手補充外,沿途更放滿紙箱,揚聲呼籲參賽者將膠樽放到紙箱內回收,一眾義工更將賽後的用畢的紙皮箱收集好送往回收站。特殊馬拉松賽程大約數十分鐘,沿途卻看見最大的快樂及社會意義。

工作人員賽後將用完的紙皮送到回收點。

工作人員賽後將用完的紙皮送到回收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