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9日,又一年,感激,我們還健在。

一周年,本應好好慶祝,因為《體路》要在兩對手下完成一年的任務,確實是壯舉。不過除夕前「恰好」病足一星期,沒力為《體路》這一周年好好慶祝,平淡的過,心裡卻依然激動得發燙。

春嬌的朋友說:「成世流流長總會遇到幾個人渣。」但對我們走過這一年來說,卻遇上了人生人中最多最多的好人,伴我們走過了好幾個難關。《體路》有幾個時侯,曾備受了很多的冷言冷語挑戰,要我們在日忙夜忙,超級打雜的生活中再承受這些說話的確很累,不過每次都總有不同的人在最合適的時候出現,然後伸出手牽著我們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一年的《體路》生活,是小編在當體育記者短短幾年間最快樂的時光,可以為著本地的體壇做一些不同的事,那些事當中更有我們從未想像過可在《體路》身上發生得這樣恰當。一個人當一份優薪的工作當然是夢寐以求,但一份工可以帶給自己快樂之餘又為社會付出一點點,這也是我的Dream Job。快樂,很難求,但原來能在昔日空想出來的故事成真後,為自己帶來一直期求的快樂,那種快樂,你可聯想到嗎?

感激朋友Nicole親手製作及畫上體路曲奇。

感激朋友Nicole親手製作及畫上體路曲奇。

其實作為一個網站的網主之一,每年只寫幾篇專欄確實不當,很多時候都有感受想打出來,但每次都總怕別人以為自己建一個平台炫耀自己,害怕外界眼光後,還是決定腳踏實地做多一點新聞更實際。總結一年,回看一年前第一篇專欄—《捱過了末日,我們重生吧!》,一年前的熱血我們還在,只是沒有再像一年前的稚氣,是時候的起心肝,如各位前輩所言,將《體路》變得更專業了。

在此,謝謝這一年來「塞錢入我們袋」的前輩們,讓我們學到原來在像牛一般工作的採訪生活之外,還有更大的世界要去學習;謝謝各贊助商在我們去年剛開始時尋找經費採訪香港隊在全運會及東亞運動會時,出錢出力支持我們;謝謝毫無條件支持我們的《主場新聞》,沒有嫌棄當日見面我還穿著爛牛仔褲、Cap帽的爛模樣,讓我們有幸在《主場》身上沾了點光環,以及謝謝Tony一句:「我想你們做落去!」

一年來每句話我們都記在腦裡,每天鞭策自己起床打稿,晚上堅持通頂維修網站,因為有你們在看,《體路》一年來才變得更強壯,不勝感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