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6-rugby02

【香港七欖華人系列】卓銘然(Ricky)15歲時從加拿大回流香港入讀KGV(英皇佐治五世學校),當時他對欖球毫無認知,只一直接觸加拿大當地盛行的冰球、籃球和美式足球。在KGV時,因受朋輩影響而有了欖球初體驗,由於速度飛快而順理成章串演翼鋒,最有趣的是第一次打欖球是猶如白紙一張,連球例也未完全懂得,以為達陣像美式足球般touchdown 便成功得分,要隊友多次提點要將球觸地,才算完成達陣過程。他的潛質獲當時欖球校隊教練兼港隊成員賞識,很快便成為U16、U19代表隊和香港 “A”隊一員。

DeA欖球會也立即向卓銘然這位明日之星招手,讓他先在第四組別浸淫。伯樂Jim Walker 是促成Ricky踏進港隊大門的重要人物,礙於球技稚嫩和身型瘦削關係,當時Ricky不敢貿易挑戰第一組別(最高水平)賽事,經過一年磨練後便才敢在最高組別賽事登場,並開始在本地欖球界嶄露頭角。由於反應敏捷和往往能捕捉最有利進攻時機,隊友們都給他起了 “Tricky Ricky”的外號。

20131216-rugby01

當年接觸欖球的華人寥寥無幾,更遑論在最高組別打滾,卓銘然有幸與當打的第一代華將陳福平同期打波,至今仍被這一代名將的英姿所迷倒,更封這場上勇猛無懼和對華人欖球發展影響深遠的港隊戰友為偶像。

2001年卓銘然首次踏香港大球場出戰HK Sevens,諺語有云「初生之犢不畏虎」,當時只有18歲的Ricky完全沒有因大賽壓力而怯場,反而對能與高手過招而感到無名興奮。雖然他在第一天對法國時只在下半場後備上陣兩分鐘,但已足以令這位開始引人注目的華將鬥志旺盛,比賽的飢餓感強烈無比,翌日教練指派他正選上陣對勁旅新西蘭,更個人突破70碼才被對手攔截的情境仍歷歷在目,同屆更取得兩個達陣,令他成為大球場的風頭躉,卓銘然這名字隨即在體育界和傳媒間竄紅。

Ricky征戰了7次HK Sevens、2次亞運會及2屆世界盃。正值少壯之時的Ricky卻在23歲時萌生退役念頭,皆因他要在運動員或生計的分叉路作出艱難抉擇,縱使他曾說過要打過10屆HK Sevens的夢想,2007年成為五朝元老的Ricky已露出選擇為糊口打拚的端倪,將家人、工作和其他嗜好(如旅行及踢足球)放在欖球之上。

這名首位華人副隊長繼2006年膝蓋十字韌帶受傷後,09 年再次僇及舊患,雖然努力催谷爭取入選東亞運代表隊,不幸地名落孫山及知道身體已時不與我,他眼白白香港失落金牌而無能為力,無奈地痛下在27歲便提早退役的決定。Ricky回想當年第一次康復治療未有現時先進,自己對復出也過於急進,也可能對再次受創埋下伏筆,說時也流露出一絲唏噓,更謂如果當時眼光放遠點,他現在亦很可能打下「衛生波」。卓銘然這名「快馬」亦得向傷患低頭,只好豹隱從商,唯一可惜的是欖球生涯中沒有贏得任可大賽獎牌,最佳成績只在多哈亞運奪第五名。

20131216-rugby04

因緣際會下,卓銘然由金融IT界轉戰飲食業,涉獵不同類型餐飲業務,如Yoghurt、Pizza、Fine Dining餐廳和拉麵等,看似他與運動甚至欖球暫時分手,僅有的關係除了與欖球好友相聚外、再有是入場支持HK Sevens 和旗下食肆在賽事期間提供飲食優惠。當生意逐漸上軌道,卓銘然亦開始尋找其他運動嗜好,當年開始愛上泰拳的他,似乎他與運動緣份冥冥之中有安排。

自言不是天生運動員材料(雖然速度與生俱來,父母和哥哥均不太熱衷運動),憑勤奮、鬥心、倔強性格和熱愛運動令他在運動場上有點過人之處,在機緣巧合下與港欖之友希恩斯兄弟(Ed Haynes & Anthony Haynes) ,合資開設了一間泰拳和綜合式運動化訓練的二合一健身中心,在另一運動層面打拚。

這次Ricky 不但可以利用專業運動員的知識、經歷和人脈、累積的營商經驗,加上三子的俊俏和Fit 爆身型的「生招牌」,健身中心開業一年多便踏穩陣腳,由起初聘用三位泰國地道冠軍級拳師作教練,增至現時八人,可見業務蒸蒸日上,更積極籌備拓展業務。Ricky坦言近水樓台關係,閒時更多時間操練,相比當年在港隊時更Fit。話雖如此,他十分投入這盤新生意,一星期七日幾乎每天也上班,只能在早上送兒子上學時有父子相處時間,以及在每個星期日帶他到健身中心,希望運動環境和氣氛會薰陶出不怕辛勞的性格,更不想日後成為終日與電子界為伍的「i世代」。

20131216-rugby03

Ricky與欖球毫無認識的太太相識於KGV年代,二人當時還未察覺愛情種子已悄悄種下,要直至Ricky邀請她現場觀戰自己HK Sevens的告別作,兩人的愛情漸漸萌芽。這位大忙人也是愛妻號,一切以家庭為先,為爭取更多時間享天倫樂,他承諾每年一家人至少到不同地方外遊一次,更藉此遠離香港壓力迫人的生活環境,洗滌心靈和增廣見聞,對孩子成長有益而無害。Ricky說韓國籍太太希望有5個小孩,但他卻未敢輕易許諾,畢竟香港生活負擔太重,他唯有應承妻子不會強迫孩子打欖球,暗地裡他卻十分渴望子承父業,由他買給兒子的第一個球類玩具便是欖球可見一斑,希望他朝兒子能延續自己的欖球夢。

回想欖球不離手的日子,Ricky坦言開心比失落更多,雖然傷患令他不再在綠茵場上奔馳,但能隨港隊周遊列國和廣交朋友等充實人生機會,加上香港欖球界團結的「兄弟情義」,他並沒有後悔當初選擇欖球,只為當初沒有妥善地處理傷患而無奈地退下戰線而惋惜。

卓銘然於2003年曾執教香港科技大學欖球隊,及後因負笈英國便停止教練工作。退役後因為生計和家庭勞碌關係而未再有投入欖球之中,近期他已悄悄再小試牛刀,與另一前港隊隊蔡偉平一起當起小型欖球教練來,十分享受小組式教學模式,樂見這些7、8歲小朋友慢慢成長和享受開心欖球,看來技癢和慈父的「賀爾蒙」正在Ricky身上默默起革命。

這位叱吒一時的球星對現時未有更多華將上位有感而發,他認為華人在青少年欖球參與比例已增加不少,很可惜往後階段流失很多人才,絕大部份原因是不會視欖球為出路之一,他寄望成為精英項目後,能吸引更多回流兵和其他人改變固有想法,這樣港隊才不會青黃不接。他道破香港獨有的環境難與外國相提並論,要提升港欖水平必要提高聯賽競爭性,以及協助更多有潛質球員往新西蘭、澳洲和日本等高水平國家落班,他們學法後會令港隊變得更強。

圖:HKRFU、hkspa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