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傷患是運動員最大敵人,曾經歷過三個月下身癱瘓的香港「劍擊王子」張小倫,捱過人生最低潮、服過抗抑鬱藥、自殺藥後,幸好「小倫」沒被打敗,「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後,「小倫」今年再於世界劍擊場上「起飛」,為香港創下一個又一個歷史。這位「劍擊王子」直言傷患是他敵人,卻讓他今天變得更成熟。

cheungsiulung_2

翻看「小倫」2013年的成績表,的確會發現他今年戰績驕人:先在亞洲錦標賽成功摘銅,然後再在世界錦標賽歷史性躋身八強,成功香港參加世界武搏運動會的第一人;年尾的全運會及東亞運更分別為花劍男團取得第四名及香港首面東亞運劍擊金牌。但很少人知道,「小倫」在去年曾經遇上了一次十分嚴重的傷患,更差點令他從此不能再揮劍上戰場。

那種痛是被幾百支針一起刺進體內一樣,睡不過一會,又痛醒了,我感覺是三個月沒有睡過一樣。-張小倫

「之前在一連串的世界巡迴賽中,和其中一位對手比賽得十分激烈,期間弄傷了腰部。之後腰部開始不能發力,不能進行正常訓練,甚至連行路也有困難。回到體院後照MRI(磁力共振),結果發現我的腰椎盤突出,而且嚴重得連醫生也嘩然。」「小倫」腰間突出的軟組織把神經線壓著,令他全身麻痺,刺痛卻動彈不得,就像整個人被按著。

張小倫形容傷患時猶有餘悸。

張小倫形容傷患時猶有餘悸。

「那種痛是被幾百支針一起刺進體內一樣,醫生當時建議做手術,將軟組織刮走,但代價是腰部活動大減,幾乎等於劍擊生涯完結。當時我看了外國做類似手術的片段,很恐怖,嚇得我真的不敢去做這手術。加上手術後會有影響,最後決定用其他方法醫。」「小倫」最後決定採納治療師的建議,不做手術,只靠其他治療多管齊下,務求令自己的劍擊生涯有機會重見光明。

受傷後「小倫」加強健身延長當運動員的壽命。

受傷後「小倫」加強健身延長當運動員的壽命。

痛苦的日子總是特別難熬,除了無止境的按摩、針灸、電療和普拉提外,治療期間伴隨著「小倫」的就只有耗之不盡的時間。「回到房間便要扒在床上,隨便找些東西看,倦了便睡。但睡不過一會,又痛醒了,我感覺是三個月沒有睡過一樣。」

cheungsiulung_7

即使吃飯、刷牙、洗澡等日常生活對他來說,都顯得十分困難。「那時在飯堂吃飯,邊吃邊說粗口。那種痛會令人十分不自在,痛得要哭出來。」他甚至坦言,等待康復期間,已作最壞打算,未來要轉戰輪椅劍擊。

醫生連這些藥都開給我了,因為真的會崩潰!那種痛,我一輩子都會記在腦中!-張小倫

「我當時躺在床上什麼都想過,打不到劍擊有什麼好做,當時真的有想過計劃轉打輪椅劍擊,因為當時我連行都要人扶,上的士去看醫生,因為不能彎腰,只能爬上的士,好辛苦!」當時醫生也開了打抑鬱藥及防自殺藥給「小倫」,以免他抵受不住痛苦而傷害自己:「醫生連這些藥都開給我了,因為真的會崩潰!那種痛,我一輩子都會記在腦中!」

張小倫記起小時打劍擊不懂錫身,沒注意受傷帶來的大影響。

張小倫記起小時打劍擊不懂錫身,沒注意受傷帶來的大影響。

當時在他身邊的,就只有體院的治療師和幾個隊友,「小倫」沒有向外界透露,甚至連父母都暪住:「我只跟他們說我去了集訓,3個月沒回家,因為真的不想他們擔心。」他苦笑。

也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經過半年的治療,「小倫」奇跡康復,而且經過背肌的加強,「小倫」身體質素和活動能力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張小倫成功戰勝自己,重新站上賽場。

張小倫成功戰勝自己,重新站上賽場。

今年6月,在南京集訓兩個月後的「小倫」重新踏上賽場出戰亞洲錦標賽,力戰至抽筋之下得到了銅牌。這面銅牌背後的意義,不單是香港劍擊隊的第一人,更是「小倫」向世人宣示他已經完全康復。

「小倫」贏得東亞運金牌後一吐過去的傷患烏氣,跪地叫喊半分鐘。

「小倫」贏得東亞運金牌後一吐過去的傷患烏氣,跪地叫喊半分鐘。

「當時想也想不到,能在復出後第一個這麼大型的亞洲賽事中突破自己。」完成亞錦賽後,「小倫」又馬不停蹄地到匈牙利參加世界錦標賽。賽前目標打進16強的他,再次成功突破自己,歷史性躋身最後8強,亦成為香港首位取得年尾世界武搏運動會「入場券」的劍手。

「小倫」直言要重新出發。

「小倫」直言要重新出發。

之後,「小倫」協助花劍隊在全運會取得前4。但最興奮的,始終是10月的東亞運,「今次是我們劍擊隊第一次參加東亞運,亦是最後一次,所以大家都十分珍惜這次機會。」伴隨著「小倫」的,是兩位年輕劍手,有衝勁和沒有包伏,兩種年輕運動員的長處,正正成為花劍隊其中一個致勝關鍵。決賽面對主場的中國隊,在對方受盡壓力下,在最後一局前僅落後39:40。決勝局由首兩仗表現平平的「小倫」以老大哥身分上陣,「賽前我特別走出場外深呼吸,叫自己一定要集中精神,走上場上最後一口氣連取6分,實在是很完美的結束。」

以往「小倫」上天下海,喜歡刺激活動。

以往「小倫」上天下海,喜歡刺激活動。

378595_10151005184130261_1894901354_n

但這個「完美的結束」並不代表「小倫」退下火線,相反卻是他另一高峰的開始:「暫時目標是明年亞運會,之後再看看成績如何才決定,但起碼會先完成明年亞運會。」上屆亞運會曾擊敗世界「一哥」雷聲殺入決賽,最終以一劍之差奪得銀牌的「小倫」 ,於明年仁川亞運時便滿29歲,「小倫」說要珍惜每次比賽的機會,同時已計劃退役後的生活:「我喜歡教小朋友的,所以會打算做教練,培養小朋友和推廣香港運動。」

552604_10152147966300261_1464593717_n

兩年內歷盡人生高低潮,以往的「大細路」都似乎定了下來,以往攀山涉水、跳崖等極限運動「小倫」都喜愛,但一次傷患終令「小倫」安定下來:「以後所有刺激活動都不玩,原來只有健康最重要…」

cheungsiulung_1

文:麥景智
圖:徐飛 (部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影片:麥景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