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tballstory-nov-1

足球員生涯流流長,總會遇上幾個同你特別好感情的戰友。

你不會明白為什麼會跟他們如此感情深厚。因為性格相似?因為趣味相投?定還是大家惺惺相惜?你從不知曉,但硬是與他們產生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令大家得以像糖痴糖般形影不離,不論在埸內還是場外,情同手足。大概這種虛無的感覺叫做「投契」。

人生每一個階段中,總有幾個人對你是特別重要。然而這幾個重要的人卻會在你人生另一個階段開始時,漸漸從你生命中消失,由其他人頂上,繼續伴你走餘下的路。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位置變了,各有隊友」。

在分開了多年後的某些某晚,偶爾想起這幾位好友,回想起以往的片段,一起在場上搏殺;一起慶祝入球;一起因輸波而落淚;一起練習;一起吃喝;一起玩樂。這些出生入死的日子,日復日,年復年,到分開了之後的日子才發現原來大家一起經歷過那麼多事。而驀然回首才有感他們已不只是戰友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實實在在踏入過彼此宇宙,在當中留下過無數快樂、悲傷、激情、感動等等回憶的好友。

無法再與你交心聯手,懷緬其實時時還有。

這刻,你立刻打開手機通訊錄,尋找他們的聯絡電話,跟這幾位好友問好,甚至相約踢波聚舊。深怕對話難開口,不如轉攻發短訊。然而看著那空白通話紀錄,忽然想好的一切開場白頓時失效,不要說約踢波,連一句「HI」也打不出來。明明那麼簡單的英文字,也明明打了卻不自覺地按回「←」,卻延又止,最後只跟自己留下一句:「都喺下次先啦。」然而說得出「下次」,那麼在下一次,也是會說著同一句說話,最終變成無限LOOP的感嘆句。

日後彼此也許在球場上相遇;或是偶爾在街口那斑馬線前會面也好,那刻彷如他鄉遇故之,你會上前輕輕跟對方輕觸一下,然後問候一句:「喂,最近點呀你?」然而其實心裡最想跟對方說的一句是:「不如搵日一齊踢波呀?」,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無呀,都喺咁囉。」
「嗯,我都喺。」
「喂,趕時間,走先。」
「好啦,電聯。」

你明知大家分開了這麼多年都沒有通過一次電話,你還是會說出這句「公式語」。

想不到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如今竟如話不投機半句多。而你最想不到的不是為什麼面對面時沒什麼好談,而是為何大家陌生了。你以為是變情變質,事實上變的不是關係,而是自己。

到你真心想留住這位好友多聊一句時,才發現他的身影已消失在人海之中。

不管最後有沒有後悔沒有留住這位老友,或是沒有把話講完,也不知事件過後自己會是一如以往還是主動聯絡對方,但心裡其實對這次偶然相遇感到歡喜。當你以為那刻命運決定令大家分開,以後無法再聚頭,卻在多年後的一天在街角相遇,足已令人會心微笑。

不知你又有沒有掛念這舊友?

他們的心你猜不到,但自己的心早已表明了一切:「畢竟難得有過最佳好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