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147 (1)

舉重是香港人不太熱衷的體育項目,然而這次第12屆全運會我獲廣西隊邀請隨隊,卻因廣西隊對舉重項目的強大而深有體會。

繼上世紀80年代的吳數德,到2008北京奧運的陸永,其奧運金牌也是歷史性的。

吳數德為中國奪得奧運歷史上的舉重第一金,而陸永即代表了高重量級的突破。繼這兩位廣西光榮之後,今年我又看到另一位明日之星–鄧猛榮(她可是女生來啊)。

女子63公斤級的鄧猛榮的起把來得特別。抓舉的起把為110公斤,是組别20位選手中的起把重量最高。然而在未到110公斤前已有多位選手三把皆敗,鄧猛榮卻輕而易舉的於三把中每把皆成,以113公斤的抓舉成績帶進挺舉。而真正精采的是挺舉。鄧猛榮的起把是140公斤,足足拋離了對手們的起把重量高達20公斤或更多。要知道對舉重選手來說,每一公斤也真的是舉足輕重,她的這一個起把重量無疑就是一場氣勢上的不怒自威,人未出現已經令對手不寒而慄。

結果在對手相繼倒下的情況下,等得沉悶的鄧猛榮教練團將起把調至130公斤,讓鄧猛榮搔搔癢。然而她是龍是蟲也是未知之數,她的身體重量距離級別標準的63公斤還輕了個多公斤,看來瘦弱的她難道只是虛張聲勢?要知道,大伙兒在看過其他對手歇斯底里的掙扎下也沒能夠舉起個120公斤,卻親眼目睹鄧猛榮把130公斤的鋼鈴幾乎在沒有氈動的情況下舉了起來,全場各省的啦啦隊也情不自禁鼓起掌來後紛紛面紅。

這還只是她的第一把,但已經讓她穩奪金牌及拋離第二名6公斤之多。接下來第二把就是純綷表演而已。重量一下子升到138公斤,她還是輕而易舉的把它成功舉起來。他人不知道,我們卻清楚鄧猛榮的真正實力是在143公斤以上,而這個重量足以讓她在下屆奧運會為中國奪得一面金牌的機會高唱入雲。

舉重是一項訓練極其痛苦艱辛的項目,能夠如此抵抗超高強度的人類,大多數來自赤貧的山區和農村。吳數德、陸永及本屆的鄧猛榮亦然。在運動心理學角度來說,是外在動機extrinsic motivation的啟動和培養而帶出強大的心理靱力而致令運動員生產出高水平的生理承受力。事實上當城市人驚嘆舉重選手的堅毅甚至為之而“慨嘆”的同時,很少人會想像得到其實自己也可能發展出這一份驚人的體力與爆炸力,關鍵是推動力和選擇權而已。

在本人研究創傷治療與環境逆境中的心理狀態的過程中,也發現動機能有效啟動運動員本身的自我認知。就是一名運動員的考慮在一種逆境中是否持續向前的決定中,動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不單止是外在有沒什麼獎勵這麼簡單,而是動機能推動一個人是否要再進一步體驗和認識自己。再簡單來說,現代青少年比上一代更能暢所欲言但不代表比上一代更認識自己。相反,基於家庭的呵護和社會的文明所導致的權益主義,令到年青人的成長更沒有受逼迫或逆境的體驗。在本人動機理論的立場來說這並非好事,因為年青人能深入體驗和自我認知的平台和經驗被大量侷限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