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採訪實在令人疲累,今早得悉單車賽將於傍晚完結,本打算可以「破天荒」提早完成工作,好好休息。最終卻遇上連番延遲,離開場館時已近8時,結果我又再忙了一整晚。

記者,的確是一份難以預料的工作。要有正常的生活作息,幾乎是不怎麼可能的,那麼究竟為何還要堅持下去呢?這是我早前在實習期間經常都問自己的一道問題,卻一直也找不到答案。

今天拍攝單車比賽期間,和其中一位記者朋友閒聊,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要繼續這工作。場地單車賽中,少則要比賽數圈,多則逾百圈。看起來都差不多,卻發現身旁的記者們一直在拍,禁不住問﹕「拍了那麼多張相片,最終刊登的只有2、3張,不覺得浪費嗎?」得到的回應是﹕「練習是不會浪費的。」的確,原來我們付出了那麼努力,不是所有人都會看得見,卻是自己能體會的改變。當了實習一個多月,雖然撰寫的報導稱不上是什麼「神來之筆」,但也清楚知道自己學會不少。雖然寫稿的過程痛苦,但每次完成後的成功感實在難以言喻。或許,這份感覺就是選擇這工作的動力吧?

畢竟我還是新丁一名,還有太多突如其來的採訪情況讓我不知所措,結果每次寫稿仍然是「龜速進行」。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每次都是學習當一名記者的好機會,也讓我相信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

20130905-lulu

文:實習記者   鍾煥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