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首次全運採訪進入第二天,今早到達瀋陽大學採訪欖球賽事,卻遇上奇怪的採訪要求。

20130904-lulu

我與一眾香港行家們。

一班香港記者在傳媒工作間登記過後,原打算到賽場旁拍攝,卻遭工作人員阻止,表示只有5家傳媒機構可以派員進場採訪,而香港更是只獲發1個採訪名額。更讓人驚訝的是,一眾香港傳媒都在和這位工作人員協調時,卻發現早已有人冒著「香港媒體」之名進場拍攝,佔用了那僅有的名額。賽事尚有數分鐘便要開始,看著場館內根本可容納多於5名記者的採訪空間,看著根本一人也沒有進去的香港記者們,那位工作人員仍在堅持著,說﹕「不可能。」實在讓人無奈。最後,我這名新丁也按捺不住上前,加入和那人理論的記者們。幾經交涉,終於獲得許可,來得及在開賽前到達賽場旁拍攝,實在萬幸。

雖然只是第二天的採訪,可是已體會到當地人總是抱著「按本子辦事」的工作態度,經常碰上要與他們理論的情況,總得花上很長時間才能讓他們明白我們的需要。有時,真的很想慨嘆一句﹕「為什麼不會變通?」

文:鍾煥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