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我的’「球齡」已經累積到了第十四個年頭,回看當時年幼的自己,在這個四面牆的密室內,日練夜練,得來的,不只是日趨穩定的壁球技術,還有大大小小的人生道理。

打壁球,其實是一種藝術,不只是握緊球拍,用力打下去便算。記得小時候,人人練波,都會以打穿牆為目標,這個當然沒有人能做到,但至少「部部牆」都被打至遍體鱗傷。不過,隨著年齡和經驗的增長,我才愈來愈知道打壁球大力是沒用的,重點是球的落點和如何限制對手。

photo

記得有一位一直對我影響深遠的教練說過,要利用球場的高度、深度和闊度,去令限制對手,要做到「do something with the ball」, 並不是把球擊出去便算,例如有時也要像打乒乓球一樣,對壁球「落篩」, 即擊球時要下旋或上旋,球的方向和落地的速度才會變得有所威脅。然而,任何事情做得過量是會有反效果的,打壁球亦一樣,會物極必反,打得太過複雜,亦未必有好處。

所以我經常覺得,去完成一件事,不是把它完成了便算,應用心去把細節做好,就像打壁球和做運動一樣,讓它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以及去令它成為自己覺得驕傲的一件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