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如果大家有留意新聞,相信也會聽說過一位女社工,於去年2015參加北極馬拉松並贏得女子組第三名,是首位香港人獲得此殊榮。那位傳奇女子,大隱隱於市,原來一直就在身邊,在小妹參加的第一期馬拉松訓練班跟她同組訓練,當然師姐跑在前頭,我在後面跟得接不上氣來。

知道跑步追不上,不如約她坐下說說話,聽聽她的不凡經歷。她就是今次訪談的主角-Jennifer張思縈。

20160326-01northpole-marathon

Jennifer 是一名服務戒毒人士的社工,工作至今已有十九年。她曾服務過的對象有很多,可是能真正能完全走出來的其實並很少。「吸食毒品成癮會形成習慣,好像每早起床要刷牙洗臉一樣,總要定時定候去『HIGH一HIGH』,佔據了生活的空間時間。而且,因為日常的生活問題、人際關係、自身情緒,都借毒品去麻目逃避了,那些課題都沒有好好把握學習處理,人生有一大片近乎空白。所以,戒毒人士無論在心理或生理上處理傷痛壓力的能力,都比一般人低。」她那麼一講,我才明白過來,毒品破壞的不只身體,更是心智上的拖累,本來可以用來讀書工作,建立自己的寶貴青春,就白白在醉生夢死的虛無縹緲中渡過,醒來的時候已驚覺回頭不易。

「我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協助他們重新面對生命,教曉他們一些生活技能,提供情緒輔導及支援。他們的思想其實很簡單直接,本質也不壞,可以形容為一班年紀大的小朋友,只是他們被自己的想法挷住了。」就是那一個念頭,叫Jennifer產生了一種使命感,那麼多年也沒有想過要轉換工作。「我希望他們可以擁有一個自由的生命,不再跟別人比較,哪管是吃魚翅鮑魚,還是簡單的西多茶餐,也一樣可以歡喜自在。」

講到自由的生命,忽然想起最近多宗的學童自殺案……而Jennifer參加北極馬拉松的念頭,也因為一名戰友的突然自殺而起。「我不想稱他為case,因為他已經成功戒除毒癮,已經操守(沒有重吸)一段時間,並成為我們中心的職員,他是我們的好朋友、好同事。在我眼中,他做事投入認真,思維快,也熱心助人。但在一切似乎上了軌道之際,他卻突然燒碳自殺。」面對戰友的突然離世,Jennifer大感不惑,也責怪自己身為專業社工,竟然完全沒有察覺他有輕生的念頭,無從阻止悲劇的發生。「雖然我不清楚遺書詳細內容,但大約知道他是因為辛苦擺脫多年吸毒惡習後,現實生活跟他的期望落差很大,事情雖有向好發展,但失去的光陰難以追回,就漸漸地對前路失去了希望。」一個沒有希望的生命有多傷感,多無助,就像在白茫茫的雪地中,那刺骨的寒風刮打在臉上,眼前只見一片白朦矇,沒有盡頭。所以Jennifer就決心到北極走一趟馬拉松,為了離世的那位戰友而跑,他沒有堅持捱完的艱辛,她在冰天雪地之中幫他完成,希望在另一個世界的他及其他有類似經歷的過來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20160326-03northpole-marathon

就那樣,Jennifer以「走出局限,奔向夢想」為題,用了兩年時間籌備北極馬拉松,希望宣揚一個正面訊息-無論事情有多艱辛絕望,總會有走出局限的可能。「我三十歲跟朋友以backpacker形式到印度旅遊,之後就迷上了,及後十年間獨自多次背著背包到了不同地方,鍛鍊了獨立及不少解決問題的能力。去北極也是抱著同一個態度,有很多未知數及要嘗試學習的地方,也是邊做邊克服,比如怎樣成行、說服人家支持贊助等等,也曾碰過不少釘子吃過不少閉門羹。」尋找贊助不只為金錢上的支持,更因為想要宣揚的理念更廣泛被人知道,才不枉此行。「出發前2、3個月,對上一年也有跑過北極馬拉松的康宏主席王利民,知道了我自己一個女子去北極的事,表示十分欣賞及支持。那時候我才叫真正有一個sponsorship,終於也找到認同的人,所以十分感恩。」

籌備兩年的北極馬拉松,但過程並不順利。

先是因天氣問題,在挪威等候了兩天都未能轉飛入北極,幸好賽事最後並沒有因天氣問題而取消。長時間籌備的辛苦可能毀於一旦,等待的擔心焦慮可想而知。在比賽途中,Jennifer的腳突然出問題痛起來,在那能見度只有眼前十尺的寒風之中,聽到工作人員所報自己的名次不斷下跌,那無目標的艱辛努力換來卻是滯後的成績,不斷衝擊著人的信心,Jennifer也一度問自己是否可以繼續下去。「那時腳好痛、又冷又累,辛苦也只有哭著祈禱,腳步始終不敢停下。心裡記掛著那位離世的戰友,為什麼他沒有堅持下去?為什麼?」她說著,仿彿在跟自己講「不可以放棄」,咬緊牙關終於衝過了終點。

20160326-02northpole-marathon

「衝線後腦袋一片空白,要過幾天才回過神來。當時第一個感想是-活著是美好的,因為活著就有機會嘗試不同的體驗,生命就是如此豐盛。」Jennifer說。是的,生命就是充滿嘗試的機會,而怎樣將內容填滿就是你我畢生的功課。

後記:
Jennifer個子高大,運動成績出眾,給予人一種硬朗的感覺。但是一直以來,我都有一種感覺「或許她的內心是十分女性化而感性的人。」在facebook她貼了一張照片,跟平常的Jennifer完全不同。

20160326-04northpole-marathon

「那些照片是我特地去找人拍的,因為我想要嘗試一個不一樣的我。」Jennifer說。

「因為從小對外表也沒什麼信心,自卑感很重,不注重也不懂得打扮。在大學時我可是skinhead的,曾經人家看見我的背後誤認了我是男人,哈哈。」一次印度之旅,初學攝影的朋友在旅程中替她拍了很多照片,Jennifer看到那些照片發現自己原來有不同的面貌。「所以就去找人拍攝不同style的照片,不想自己被單一形象局限,要打破別人給我的框框。當然相片有經後期加工,但看著也很開心。」

那些照片中,我最喜歡下面那一張。

20160326-05northpole-marathon

因為突出了Jennifer原有的輪廓,和眼中流露那女性的溫柔,正是我心中Jennifer的形象。

作者:Jeanne Wo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