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常常面對比賽的運動員,得失感常伴左右。

一個比賽數以十隊、百隊、千隊運動員,金牌只有一面;成固欣然,得不著獎牌的,也不應該將之視為末日的來臨。這番說話,筆者勉人自勉。

在剛過去的仁川2013亞洲室內運動會,筆者與另外一隊港隊代表分別出戰4個項目。筆者最後殺入決賽,卻無緣獎牌;隊友在自己的項目則過關斬將,勇奪金牌,成為香港史上首面亞室運體育舞蹈金牌。筆者一方面深感興奮,同時也對自己懷著一份自責與遺憾。

無可否認,運動員常常面對不同的大起大落,心理壓力非同小可。台下十年之功,在台上只有一分多鐘。驚訝、興奮、緊張、喜悅、悲傷、愧疚、無奈、憤怒等都兼而有之、時而出現。當大眾只留意運動員的成績的時候,殊不知道運動員之所以成為運動員,更是因為我們對著失敗有堅韌無比的意志與毅力。

得失之所以成為藝術,就正是人人都只知道要『得』,卻不知道『失』的重要。面對股票急升,人人都會笑逐顏開;股票插水,有人會悲哭、有人會絕望、甚至有人會輕生,只有一小撮人,能夠趁低吸納,由失轉得。學校考試,一班40人只有一個全班第一,其他同學更應該藉此奮鬥。得失之間,取捨全乎一心。

容我在此衷心恭喜隊友奪金,同時也鼓舞自己,為自己定下全新的作戰計劃吧!

20130708-sammichelle▲圖為筆者攝於英國黑池集訓時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