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8-02mountainbike-lichishing

【體路專訪】很多人喜歡騎單車,都是喜歡那種全速衝刺的快感。公路車(Road Bike)能滿足車手對速度的追求,越野單車 (Mountain Bike)更多元化,既有速度元素,又要講求車手對於野外複雜路況的準確判斷,考驗體能和膽識。每一個熱愛Mountain Bike的車手,也是一位冒險家,就如現時亞洲排名第7的香港下坡山地車(Downhill)代表隊成員李智城,就擁有無懼精神,一直以來踩出一次又一次好成績。

20151228-05mountainbike-lichishing

環境造就質素,李智城從小就在元朗長大,周圍山路特別多。8歲時在家附近的一家單車店見到一台Downhill單車已被吸引,由踩雜牌車開始,到10歲儲夠錢買第一台正式的Mountain Bike,每天返學放學都要踩過橫塘和元朗的山路,每天上學的生活也樂在其中。

10多歲首次接觸 Cross Country及Downhill的比賽,在新秀組比賽拿下多個冠軍,而最後一次在海下的青年組比賽,李智城的成績更只比精英組冠軍慢百分秒,之後便正式投入公開組賽事。

20151228-03mountainbike-lichishing

公開組的級數與新秀組截然不同,但面對難關李智城並無畏懼。在他第一次參加亞洲賽,就因在比賽中嚴重摔車,只能以11名完成。

2014年參加菲律賓東南亞杯,當天要在天雨比賽,賽道如泥漿般,李智城當時使用的27.5″呔的車款太新,買不到適合尺寸的水呔,結果在路上嚴重打滑足足轉了一個圈,但李智城仍堅持作賽,最後以第3名完成。至2015年8月,李智城參加在馬來西亞馬六甲舉行的亞洲賽,賽道樹根多路窄,地面以濕泥為主,對車手的技術和體能都是極大考驗,容易出錯甚至衝落山,幸好在充足準備下,終以第7名完成,而且與冠軍成績時間只相差3秒。

Downhill這種極限運動比賽為車手帶來挑戰,也帶來身體上的「戰績」,李智城就曾試過在練習時在山頂飛車落山,被強風吹歪影響落地姿勢,導致膝蓋半月板移位及前十字韌帶撕裂,要施手術把後腿筋移植至膝蓋作修補,半月板軟骨不能修補的部分就要切除。經歷過兩次手術,曾經出現發炎,要在膝蓋插入如筷子般粗的針管放膿,痛苦的不是要卧病在床,而是有六個月不能騎車,但之後一復原又立即重回Downhill的懷抱。

20151228-01mountainbike-lichishing

Downhill比賽無論是車手還是賽道旁的觀眾,都能感受到賽事的刺激,令人腎上線素激增,但Downhill運動的發展卻十分遲緩。現時Mountain Bike在香港的官方路段非由專業車手設計,加上水土嚴重流失,車手容易受傷。無奈下,有熱心車手惟有選擇自行開路踩車,但練習時卻遭漁農處前後包抄追捕檢控,初罰 $600之後罰金更會遞增,的確會令部分Downhill車手卻步。

而且Downhill為非奧運項目,也不屬香港體育學院的精英支援項目,資金上的資助很少,車手要去法國訓練幾乎要用上整年收入儲蓄,訓練受傷到公立醫院也要輪候半年,結果要自行掏錢去私家醫院做手術解決,李智城坦言有感到心灰。「也有心灰的時候,感覺只有自己一個努力,政府不支持還要被人捉,心裡感覺難過。」但運動員本就有挑戰困難的根性,重燃李智城的意志:「如果連你自己都不做,就沒人會去做。如果有好成績,就會有更多支持,這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之後的人可以有更好的機會,也讓更多人知道這運動,讓政府支持多一些,多些練習的地方。」

20151228-04mountainbike-lichishing

對於一個看似遙遠的Downhill夢,李智城仍投入去追尋:「每個人都有夢,要在年輕時追求自己的夢想,不要在不能再行之時才後悔當初為何沒做好。」李智城就是如此陶醉於他的Downhill國度。

文、圖:SAYA S.

原文刊於Red Bull

(贊助內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