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5-01meganli

Photo Credit:noahhoffman.com

【體路專欄】身為軍醫,陪運動員,尤其是未成年運動員到藥檢室,是我們工作的一部份。如果問運動員覺得比賽中最麻煩的一件事,肯定當中有不少會說是藥檢環節。

首先,運動員要在賽事得到三甲位置。說也沒差,如果用了禁藥都拿不到錦標,似乎沒有甚麼成本效益。通常在比賽之後頒獎之前已經有位架著眼鏡,穿著賽事義工制服連鴨舌帽的小伙子帶著文件板夾板隨機抽樣的其中一位運動員。然後,運動員就會被夾板義工緊緊盯著,一直至頒獎完結,再被帶到藥檢室。被盯期間,運動員渾身的不自在,一直到藥檢室,揮之不去。

運動員和隨行職員進入藥檢室,夾板義工趕緊把門關上。純白色的裝潢,接待櫃檯坐著一位女仕。做完例行的文件手續,更令人不自在的事情要發生了⋯⋯

大家可能想,小個便而已,何來不自在?

阿媽教落,懶人多屎尿。贏了比賽的運動員,何來懶人?加上贏比賽的運動量和勝利帶來的腎上腺素仍然在體內不斷翻滾,身體的自然反應,是如何繼續儲水用以排汗散熱,不會尿走。另外,多得如單車傳奇岩士唐等留下來的好事,整個排尿過程要由藥檢和隨行職員全程見證;即是,有很多對眼望著運動員上廁所,以免運動員逃避藥檢而用不知名的液體調包。

為了整個過程順利,藥檢室放滿了一箱箱的水和運動飲品,運動員們一支支乾了,還一直原地狂跳,以為尿尿會沿地心吸力流到藥檢瓶子裏。繁忙時間,可能會見到六七八位世界冠亞季軍在藥檢室在跳舞,是鎂光燈下不可能捕捉到的精彩畫面,好不熱鬧。

難得尿尿出來了,過程還未完結,藥檢人員封條前還要看看容量夠不夠,還要像喝法國香檳一樣,將尿在玻璃瓶裏搖啊搖,看看「色水」,用試紙測試尿素是否足夠,只差沒有去聞和試味。若果其中一項不符合要求,對不起,要即場再乾一支水再狂跳一支Gungnam Style,再到馬桶多尿一次。

如果一試合格還可以。若果其中一項不符要求的話,便要重覆程序直至藥檢職員將尿液樣封條裝箱。頒獎典禮完成通常已經是晚上八九點,我最高紀錄曾經等到半夜都走不出場館,一直在等運動員「交功課」。

隨行人員必須要和運動員鎖在藥檢室裏,慎防藥檢人員在提取樣本程序出錯,又或者做出影響運動員利益的事情。為了等一泡尿,所有人都在密室裏浪費那尚好的青春。唯有那次在德國,我覺得自己的時間沒有枉過。有位職員原來收起了一箱應該可以給運動員做藥檢,但用來給自己享受的當地啤酒。我和職員把酒當歌,人生幾何。到運動員交好樣本,我和職員投契得捨不得離開。運動員在催,我們仨才急急從地底藥檢室跑上停車場,希望抓上當天最後一班專車回酒店。

然後,運動員和我剛好目送著專車關門離開。那瓶啤酒,除了令外地人知道德國人除了古板嚴肅以外丁點的生活情趣,也讓我們領教到他們「遲一秒唔等」的一絲不苟。

20150215-02meganli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