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很多路都預計不到。有了方向,做好自己,然後還是那句… 見步行步吧!

那年完成了所有青少年比賽,如願以償拿到了世青冠軍,然後呢?

當了一年全職運動員的感覺是頗滿足的,訓練的辛酸疲累最終都會開花結果,即使贏不盡比賽,但運動員的信心來至優質的訓練,而這份信心會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盛放。相信每個朝着目標堅持不懈的人都一樣,抱着這份信心默默耕耘,不會因為挫折而貿然放棄。

更何況當滑浪風帆運動員是幸福的,可以暢遊世界的沙灘海岸。而且我們的項目是歐洲人的強項,西班牙波蘭法國意大利英國都有不少世界冠軍奧運獎牌人馬,所以最有效的訓練就是到歐洲比賽,跟他們集訓。而歐洲,一直是我最嚮往生活的地方。

不過,我喜歡讀書,大學生活也有另一種吸引。在爸媽,教練和中學老師們的鼓勵和支持下我搜羅一切法寶嘗試敲進香港大學的門口。

在丹麥訓練的某一天收到家裡的消息,我被接納了!

喜悅之後卻是躊躇的選擇。究竟我應該繼續全職訓練還是就這樣跳進大學生涯?若我不在九月上學的話大學會刪除我的學位。我選擇了把握這個即時的機會。

那個學期很辛苦,趕頭趕命的,卻也是最滿足的幾個月。(教練容許我有特殊的安排作參加亞運會的準備:不用出國訓練,但每週必須滿足一定的水上訓練時數,和完成一些體能的要求。)沒有課的幾天我便在赤柱訓練,有課的日子便是一下課即趕往訓練,或者練半天再沾着海水趕到大學上堂,晚上在體育大樓自己做體能。

我乏分身術,恐怕東不成西不就,兩頭不到岸。唯有着自己把讀書排頭,訓練在次。因為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心安理得完成這個學期。慶幸成績出來還頗滿意,而亞運會,在教練的體恤和悉心安排下,我都參加了,並得到一個帶來很多改變的獎牌。

這塊銀牌為我帶來很好的訓練獎學金資助,也讓大學對我這名學生運動員更有信心,至少肯定我缺課去參加亞運會的幾天當真在比賽!於是,在大學予我更大支持、信任和自由度之下,我再次回到全職運動員的崗位,挑戰奧運選拔這一席位。

那學期的課讓我認識很好的同學和教授,更重新啟動我的好奇心。原來上大學學會的是一種學習態度:我學會了如何尋找知識,如何選擇去相信或者質疑,還有,當你有了方向,所有的答案早在眼前,盡在一個問號之後。

現在,誤打誤撞的我,在很多偶然的人和事之後走過了一個奧運會,向下一個奧運會進發。偶爾會有回去大學路的心,特別看見同學們即將畢業的消息,總有一點兒歎氣。。。他們都長大了穿上畢業袍,好不神氣!看見踏入社會的他們,我反思自己對社會有甚麼貢獻。。。好像一直只在追求自己的夢想,社會需要我嗎?但當我轉過身,看見親人朋友教練和很多很多從事體育訓練的專業人員的支持和努力後,我不再懷疑,繼續上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