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1-03chengsoso

【體路專欄】我常說:只要你有跑三公里的能耐,約連跑20分鐘,循步漸進,你就有跑馬拉松的潛力。我不用是跑步教練就可以這樣說,因為,我自己的經驗就是如此。但許多時候,不幸就是離我們不太遠的距離。

在 to the top 香港之顛三十公里越野挑戰賽前兩星期,我銳意相約朋友去試路。許多對自己有要求的跑友,或一些著意比賽時間或奪獎的人,也一定會在比賽前走畢整條比賽路缐,因為無論在預計自己要帶多少水、食物,甚或決定是否要帶一些輔助小工具,如行山杖或攀爬防滑手套有一定的幫助。但,對於跌倒,我卻沒有太多準備和經驗。

比賽由深井釣魚灣泳灘起跑,再進入深井村牌坊,經過村內球場,踏上梯級,就開始了約兩公里的斜坡,經過吉慶橋到達清快塘,當遇平路或落斜我也用跑的。途中看見美麗景致如荷花池或高縱的、又黃又綠的樹,透過陽光,照得每一片葉子像鑲了金邊,不禁停下來深呼吸一下花和草的氣息,在跑、走、停之間,心中許多時候也頗為矛盾。我又不是精英運動員,又不是要拿獎,參加了越野比賽,就要享受大自然和大會的路線指示,一昧盲目的跑,身邊經過了什麼你知道嗎?

透過陽光,照得每一片葉子像鑲了金邊。

透過陽光,照得每一片葉子像鑲了金邊。

到達石龍拱,再爬上蓮花山,在落坡時扭到足踝後一貫彈起,心知不妙,三年前毅行的陰影又來了,兩位朋友從後追上:「素素,竟然讓我們追上?」我説出因由,他們其中一個竟然隨身帶著止痛噴霧,二人夾手夾腳,幫我拉起襪和跑褲,向我患處噴藥,令人感動!

我在心中謾罵自己,為何如此掉以輕心呢?又一邊對自己說,沒事的、沒事的,只要我認為沒事就會沒事了。(好笑!)然後就開始慢行起來,心中一個名叫「保守」的小聲音說:「小賽一個,有什麼好可惜的,要放長缐看啊!」另一個「恣意」和「憤慨」的小聲音答:「不可以走!預備了兩星期了,你好同我拿個獎牌才走啊!」跑者如我,在內心自言自語的聲音在受傷後愈況嚴重了。

20160401-04chengsoso

腦中也閃過今晨與跑友車中的對話:「你知道那個精英運動員嗎?這幾次也是因傷而棄賽呢!是否要退下了啊?」「有時去到精英級數,要告訴別人,自己放棄比賽,真的很難啟齒,心裡一定不好受。」「是心理障礙而傷的嗎?是潛意識中不想輸給勁敵,或不想面對自己退步的現實嗎?」其實每個人也有身體不在狀況的時候,勇敢面對自己的懦弱才是勇者的表現吧?

在二十公里處,即大帽山郊野公園中,我退出了比賽,看見一個又一個的參賽者頸上掛著完成牌,笑臉迎人;我心中緊緊的,這時候,像有另一個自己站在身旁搭着我的肩膀說:「不要緊的,這個賽,下年再戰吧!你會再回來的,對嗎?」鼻子酸酸的,對於著緊跑步的人來說,棄賽,絕對是重大的決定!就是只有跑者明白跑者的心態。

20160401-01chengsoso

成長是一個過程,在這種跑者的自問自答、自言自語之間,我找到了自己的答案:離開就是為了回來!

20160401-05chengsoso

作者:鄭素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