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6-07athen_CU_zhengsheng

【體路專題】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去年11月8日派出六位師生與四位基督教正生書院師生友伴同行,到雅典馬拉松完成42公里全馬賽事,最快的一位隊員僅於四小時幾分便衝過終點線。兩院師生起初互不相識,卻因長跑結緣,一起接受為期十個月的長跑特訓,在中大運動場、正生書院山地和青山公路汀九至深井段揮灑青春的汗水。受訓期間,隊員無懼祁寒溽暑,克服勞損傷患,彼此砥礪扶持,互相燃點鬥志,以無比毅力跑到馬拉松發源地挑戰自我,共同跑出人生新里程。

20160126-13athen_CU_zhengsheng

從馬拉松發源地出發 感受歷史場面
雅典馬拉松又稱為雅典原始馬拉松(Athens Authentic Marathon),賽事仿照馬拉松的原始路線,跑手由馬拉松跑至雅典。公元前490年,希臘各城鎮奮勇抵抗入侵的波斯帝國大軍,在馬拉松平原擊敗侵略者,由傳令兵Pheidippides(費迪皮迪茲)跑回雅典報捷,他跑了40多公里回到雅典,這種路跑後來成為現今的馬拉松,而當日賽事有一段更是當年波斯大軍登陸的沙灘邊,讓健兒親歷當時的歷史場面。善衡跑隊領隊陳楚筠先生在馬拉松跑了人生第一個全馬,他說:「雅典人高度重視馬拉松,也尊重和欣賞跑手,比賽時很多人沿途打氣吶喊”bravo!”,有時累得慢了下來,會有途人打氣『鞭策』,這濃厚的氣氛跟香港的路賽很不一樣。」比賽當日有來自世界各地43,000名健兒出戰,有跑手矯裝成古希臘勇士,令賽事倍添氣氛。

20160126-06athen_CU_zhengsheng

友伴同行 堅持的理由
雅典馬拉松首12公里是平坦的瀝青路,但中段是連綿19公里的上斜路,正正考驗全馬跑手堅持的能耐。有份參與的善衡學生曾福祥認為馬拉松跟堅持劃上等號,他十分珍惜與隊友並肩而跑、彼此聊天打氣的時刻。經歷了近一年以來風雨同路的培訓,無論是正生或是善衡的師生都建立了深厚的情誼,相約輪流在正生書院校園、中大運動場和青山公路練跑,又參加了在善衡書院舉行的「雅典馬拉松訓練營」,向長跑教練及港隊全馬代表親炙跑步心得,團隊更在滂沱大雨中在中大運動場練跑,雨水反倒燃起他們的鬥志。在比賽前最後一次的長跑課,善衡跑手向正生師生贈書作鼓勵,同學掀開書本和細閱當中的祝福字句,不禁喜形於色。雅典馬拉松比賽當日,有善衡同學在賽道上發現一位正生同學腿部受傷,上前安慰鼓勵之餘,與他並肩同跑,最後一起衝過終點線,箇中每一步都流露出友伴同行的可貴。

20160126-11athen_CU_zhengsheng

不同的路徑 同一個目標
善衡和正生的跑手人生經歷和成長背景不同,卻藉着長跑走在一起,跑向同一目標——終點站雅典奧林匹克體育場。當日,無論是賽跑經驗豐富的隊友還是賽跑新鮮人,都成功完成雅典全馬,立下自己人生的里程碑。賽後,有隊友十分滿意自己表現,亦有人略帶一點失望或遺憾。全馬聯隊隊友作賽後檢討之時,回想自己跑步的初衷,在反思的過程中觀察自己在跑步中的成長,並為將來設下目標,有正生學生決定要繼續跑步和苦練英文,磨練個人毅力之餘,同時增加將來升學及就業的機會。正生書院謝德衛同學捨不得與隊友在全馬比賽一起成長的經歷,他說:「從前,馬拉松對我的意義是:你只要竭力去爭取最佳時間。現在的我卻認為關鍵是結伴完成。馬拉松比賽對我而言,其實已經超越了與別人競賽的本身。」

20160126-09athen_CU_zhengsheng

跑手越過終點線的光輝一刻,背後漫長而艱苦鍛鍊可不容易,例如如何與傷患勞損共處,要在炎熱多雨的天氣下練習長跑,在狀態不夠好時的自我質疑等。苦練之下,跑手都經歷成長。陳楚筠先生指出:「善衡書院在2012年成立跑隊,目的是培養學生的自律能力,推動健康生活。跑手一決定要跑,就會循序漸進的練跑;他們也是謹慎的,為了更佳的長跑表現,他們會平衡生活,也會透過休息清除肌肉中積存的乳酸,回復肌肉的活力。」

20160126-12athen_CU_zhengsheng

為了讓支持跑手的友好與公眾人士親歷雅典馬拉松的精采時刻,跑手製作了臉書專頁,當中包括正生攝製隊剪輯的紀錄片,全程紀錄隊員訓練概況和到雅典參賽的心路歷程,請入專頁瀏覽:善衡 X 正生 2015 雅典馬拉松聯隊

接下來數天,會登載中大善衡及正生跑手心聲,與大家分享他們的經歷。

Comments